张乔苏三郎《侯府团宠:娘子请就寝》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侯府团宠:娘子请就寝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曲如眉

角色:张乔苏三郎

简介:别人穿越都是府邸公主,她却偏偏穿成了一个正在生产的襁褓婴儿,还险些被人害死腹中
古代生活怎么过?去去宴会,闯闯祸,逛逛街,异常快哉……
她妥妥活成了一个被团宠的奶团子
可成年后——
“那个背后讲我小话的,你有事吗?快滚!”

书评专区

同居博客:推荐此作者。

勾搭小白狼:写的什么玩意,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刷5星?刷分刷的真嗨啊都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看了10章,金手指可以用一个银元换3500块,然后换现代除枪械之外的物资,这么大的外挂主角去学八股准备考科举了,还是在1908年,醉了

侯府团宠:娘子请就寝

《侯府团宠:娘子请就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小娇月全程捏着玉扳指傻笑,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她表示,自己不记得了咧。

就这个玉扳指,她足足摸了半宿,如果不是抵挡不住身体的困乏,她还不想睡呢!

临睡之前,她瞄瞄这个,瞄瞄那个,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将玉扳指塞到了小枕头下面,美美的睡了过去。

一瞬间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呢!

待她睡着了,三太太哭笑不得与苏三郎道:“我原本就发现,这孩子喜欢首饰之类亮晶晶的东西,本还以为就是偶然,现在看来,可并不是,你没看她今日那副口水流了一身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苏三郎清雅如玉,他拍拍已经睡着的小娇月,道:“女孩子喜欢首饰也是自然。”手指轻轻的滑到她的被子边缘,并没有找到玉扳指,他挑挑眉,道:“你找找,孩子还小,别是让她不小心吃了。”

三太太颔首,她轻柔的抱起小不点,边找边说:“明日去闵府,你切莫太过炫耀,低调做人总是不会错的。”

他们家相公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炫耀这点无人能及,连带的,那只小不点映月也是学了个十成十。

只盼着,他们家这两个小的可不要再跟着他爹学坏了。

要命!

苏三郎扬眉,带着几分自信,道:“我哪里炫耀一分?不过是凡事都是实话实说罢了,难不成眼看他们胡言也不纠正?这不是做学问的态度。”

这般诡辩,三太太才不信呢,到底是几年的夫妻,她拉住苏三郎衣襟,道:“我不管,不管为何,你都不可太过出头。到底是去别人家做客,而且,闵大哥当年肯放手,我已感激不尽。”

虽说当年之事不能用简单对错可以形容,但是三太太是承闵将军这个情的。

三太太的父亲齐老先生是大齐名家,更是皇帝的恩师,而苏三郎苏靖冉则是天家读书时候的伴读,与皇上私交甚好。

三太太齐颖馨是齐老先生的独生女,与闵老将军家的大公子闵怀有婚约,只是成亲前夕,闵老将军带着儿子出征,结果闵怀战死沙场。

当时皇帝还要戏称齐颖馨一句小师妹,而他又明白苏靖冉的心意,正是因此,不顾闵怀尸骨未寒,反而为两人指婚。

要知道,闵老夫人可不是旁人,她是皇上的亲姑姑,是当年的大公主。

说句难听的,当年皇上的赐婚,相当于给他表弟未过门的妻子指婚给其他人了。

只是天意弄人,苏三郎与齐颖馨成亲当日,闵怀却回来了,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放手了。

正是因此,不管是苏三郎还是齐颖馨他们一直都承闵怀这个情。

闵怀很快再次赶往边疆,更是在闵老将军过世之后一力承担起驻守边疆的责任,七年未归,连成亲都在边关。

苏三郎安抚的拍着三太太的手,含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出门惹事儿的,更加不会给闵怀兄添什么麻烦。不过,你还没有找到玉扳指吗?”

三太太感慨:“竟是找不到了,不知道这孩子塞到哪里了,也没看掉到地下啊?刚才我望过来的时候还看到她在摆弄呢!”

苏三郎示意她将孩子抱远点,就看小丫头小胳膊乱晃,他无奈摇头道:“我们家这个,长大了还不定如何调皮。”

他翻来翻去,总算是找到了,不过虽然找到玉扳指,他却带着几分无奈:“她竟然给塞到枕头下面了,倒是会藏。”

三太太白他:“都是像你。”

苏三郎无辜,带着几分笑意,缓缓道:“难道不像你么?小时候,你就拿石头砸我,我额头现在还有痕迹呢,这不正是因此,你要用一生来还。”

三太太被他说得脸色通红,道:“边儿去,又是胡言。”

苏三郎握住了三太太的手,在她耳边低语:“我们回房?”

三太太脸色更红,道:“你正经些……”

…………………………………………………………………………

小娇月在闹脾气,她张牙舞爪的不肯穿衣衣,小脸儿鼓的圆圆的,分明十分生气。

三太太着急出门,看她不肯听话,点着她的小鼻子道:“你现在是在和我搞事情是吧?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打你屁股?”

小娇月挥舞小手儿动个不停,小嘴儿咿咿呀呀的,像是要仔细分辨一番的样子。

三太太道:“再不出门要迟到了,你给我乖乖的,不然打屁屁。”

“啊呜!”

小娇月气哭了,她才不管那些呢,她是小婴儿,可以肆无忌惮。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变成小婴儿,她就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她才不是搞事情,她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玉扳指啊!

明明是祖母给她的玉扳指,但是却被那对强盗夫妻抢走了,除了他们,不会是别人,亏她还好好藏了。

呜呜!太惨!

那是她的,她的!

小丫头这么一哭,兰嬷嬷心都要化了,连忙抱起小娇月,心肝宝的哄着,又有点埋怨三太太:“太太何至于这样吓孩子,还小呢!调皮点又有什么。”

三太太真是欲哭无泪,她道:“嬷嬷总是这样娇惯她,她可不就越发的不知分寸了。”

“那你骂了,她也不懂啊!”

这话倒是。

三太太叹息,看着已经穿好小衣衣,拍着小手儿看自己双胞胎姐姐哭的惨兮兮的小其安,道:“你看看,这还有个看光景的。”

小映月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走近拉小娇月的手儿,安慰道:“娇月不哭哦,姐姐在。”

小娇月其实也不想哭啊,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还要被人威胁,她不哭还能干啥!

她的玉扳指呦!

小映月突然回头,问道:“娘,妹妹昨天一直摆弄那个玉扳指呢?”

小娇月立刻不哭,她瞪大了眼睛看向她的小姐姐。

我屮艸芔茻,我姐姐是不是有读心术!

这种感觉好微妙哦!

小娇月立刻停下了哭声,大大的泪珠儿挂在脸蛋儿上,整个人真是又滑稽又可爱。

不过看她表现的这样明显,三太太连忙命人去将玉扳指取来,在她面前晃:“你想要这个?”

果然,小家伙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又亮晶晶了。

三太太:“……”

鉴于这个小的实在是太不乖,三太太到底是将玉扳指挂了一条链子,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并且威胁道:“你给我乖乖听话,不然回来我非揍你。”

小娇月惆怅,自家妈妈是个总想打人的家长,怎么破!

不过拿回了自己的玉扳指,她倒是又好好得了。

这么明显的表现还真是让人忽略都不行,兰嬷嬷道:“七姐儿真是聪明伶俐,和一般的孩子一点都不同。”

三太太白了小娇月一眼,还憋着气儿呢:“哪里不同?是不会哭不会闹还是不会尿床?什么都会,哪里有不同。嗯,如果说有,格外会闹人倒是对了。”

小娇月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

她被人嫌弃了,她一个成年人重新做回小婴儿竟然被人嫌弃了……

呜呜,自尊心呢!

等她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已经在马车上了,这是她第一次坐马车,新奇的不得了,这古代的马车和现代的汽车一样吧?

如果说按照他们家的品级,怎么说这个马车也相当于马车里的保时捷了吧?

嘤哒,穿成贵族小婴儿就是不同。

马车不小,除却三太太与兰嬷嬷,还有两个丫鬟,她们一人抱一个小包子,而另外乖乖坐在一旁的就是她的姐姐小映月了。

四个大人、三个娃娃尚且感觉不到一丝的拥挤,可见马车真是大。

素雅的明蓝给人很朝气的感觉,娇月大眼睛叽里咕噜的四下看,小小的人儿一点都不老实,忙碌个不行。惹得三太太又无奈,她道:“果然平日里的乖巧都是装的,这出门就表现出来了。”

相较于弟弟老老实实的窝在丫鬟的怀里睡觉觉,她挺着小脖子,大大明媚的小脸儿卖萌。

三太太将她接了过来,轻轻拍了几下,道:“乖宝宝,睡觉觉。”

小娇月不肯,这是她第一次出门呢,怎么可以睡着呢!

不过……被拍的好舒服哦!

不好,眼皮在打架。

“乖宝宝,睡觉觉,多多吃饭长高高……”三太太哼着童谣,她声音温婉宁静。

小娇月感觉自己眼皮儿越来越重,不能睡啊!

不过,好舒服,好想睡……

眼看她使劲儿强撑到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小呼噜声都出来了,三太太吁了一口气:“这丫头啊,真像三郎。”

兰嬷嬷笑着道:“太太竟是赖三爷,七姐儿明明更像您。”

“妹妹最像我!”小映月握住娇月的小手儿,“我最喜欢妹妹了。”

“哇……”小其安在梦里哭了出来。

丫鬟赶忙摇晃了晃,他抽泣一下,乖乖又睡了过去……

三太太道:“一个是你弟弟,一个是你妹妹,可不能厚此薄彼。”

映月一手拉住一个,道:“我都喜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