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赖孙伟小说《阴阳诡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诡匠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肥出骨气

角色:李老赖孙伟

简介:老话说:宁惹阎王,不惹木匠’,木匠不是拉个木板做个门,搭个桌子,那叫木工!通阴阳,懂风水,能使家宅兴旺,亦能让暴毙横死,这才是木匠!原本我或许一生都是个普通的木工,直到奶奶给我一本神秘古书……

书评专区

时间之墟:宝树的实力算得上不错,不但完抽浪得虚名的所谓“中国版银河英雄传说”——《星之海洋》,更是将民科大手子杨建东的所谓“大说”——《我当上帝那些事儿》——吊打出八条街去。 《时间之墟》是宝树脑洞大开的玄幻伦理巨著(无误)。 “陷入某一天,记忆不循环,人会发疯吗?”是某社交平台上一个很火的问题,其实早在12年,宝树就已经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并有效的将其付诸行动:“如果陷入循环的,是全世界呢?”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疯狂的脑洞,看到了暴走的世界里被扭曲被考验的人性和不断崩溃又不断修复的秩序,看到了一个有着科幻逻辑的玄幻故事。 8.8分

莲花宝鉴:油炸包子在第一次退隐之前,可以说是新人王的典范,至高神的预备,一本书可以做到线索错而不乱、悬念层出不穷、善于刻画群像,剧情峰回路转,莲花宝鉴和异界兽医都是如此,可惜后面创作状态直线下降,只是可惜了这个天赋出众的家伙。。。

无限血核:不管这本啥题材,只求别再像上本为了体现黑暗而强行智障黑暗—————————扫了十来章,写成失忆这种刻意的虐主文,这是要走文青的路子?失忆一律毒草

阴阳诡匠

《阴阳诡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木雕丢了

宿舍本身就不大,根本藏不住东西,我焦急找了一圈,但却哪里都找不到木雕,也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心想该不是卫泽涛看到个尿盆,里面又那么臭给扔了吧?

如果说木雕没有《天工策》里的效果,那还好说,可如果真有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真被扔掉了,什么事情发生在木雕身上,恐怕就会同样发生在赵胖子身上,我之前说了,那是《天工策》记载的一种诅咒,如果木雕被损毁了,恐怕赵胖子也会跟着一起死。

我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下赵胖子,试试《天工策》里的东西,但绝没想要弄死他啊!

如果赵胖子死了,那就等于是我害死了他,毕竟木雕是我做的,也是我主动想整他,他真的死了,我恐怕一辈子心里都会有个坎儿,甚至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

我慌了,立马给卫泽涛打去电话,问他有没有看到宿舍里的尿盆和木雕。

卫泽涛正在吃饭,听了我的话,有些纳闷说,没啊,我就中午回去了一趟,这会在外面吃饭,还没来得及回呢,宿舍里哪来的尿盆?我也没见你做过啥木雕啊,你们的东西我要动,肯定会提前给你们打招呼,怎么会不说就扔了?

不是卫泽涛……我愣愣挂了电话,卫泽涛我了解,他说的没错,相比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顾全,卫泽涛的性格属于很老实那种人,甚至可以说有些木讷,虽说他读的书也不多,但平时对谁都很有礼貌,肯定不会不打招呼就把别人的东西扔了,哪怕那是个臭烘烘的尿盆。

难道是顾全?!

这还真说不准,而且最有可能的还真是他。

我们宿舍就我们仨,外人也就只有宿舍管理的孙老头有钥匙,孙老头很懒,没什么事八辈子也不会来宿舍一趟,更不可能看到宿舍有个尿盆,就‘好心’帮忙给扔了。

别的不用说,就说中午的时候,顾全可是跟我一起撒尿的,他当时就有些怀疑了,之后赵胖子立马就被一盆尿给淋了,说不准顾全下午猜到了什么,才偷偷拿走了那个木雕。

一想到这点,我着急给顾全打电话过去,没想一打居然是关机。

我心顿时就凉了,这家伙搞什么,居然还关机!

不怕他知道木雕的用处,就怕他真对木雕做点什么,要说我们三个里面,谁最讨厌赵胖子,那肯定就是顾全无疑了。

他脾气比我和卫泽涛都要爆,想收拾赵胖子不是两三天了,发现了木雕的作用,难保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尤其是……得知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后,还不用担心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况下。

我坐立不安的疯狂给顾全不断打电话,得到的消息却是关机、关机、关机,一直都是关机!

过了半个小时,卫泽涛回来了,纳闷问我在房里瞎转悠啥呢。

“真不是你扔的吧?”我焦躁又问了一句。

卫泽涛愣了下,有点不高兴的说,我怎么会乱扔你们东西啊,认识几年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好意思有点急了,你见顾全那货了吗?”

“没啊,你打他电话呗。”

“打了一直关机啊!”

“一直没回来吗?那可能是去网吧通宵了吧,今天不是周末吗?可能他手机没电了,不然咱俩也去玩?”

对了,网吧!

这家伙平时最爱玩游戏,上职高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顾全这货宁肯每个星期少吃几顿饭,也一定要攒钱去网吧玩个通宵,这股热情劲,上班了也没退去一点,尤其是有工资拿了,手头富裕一些了,网吧就成了他周末必去的地方了。

“去找找!”

“顾全咋了那么急找他?”

“没事……”我含糊应付了句卫泽涛,心里暗暗祈祷着,顾全你小子可千万别惹麻烦啊,一定不要做出出格的事……

出门后,路过丢垃圾的地方,我看了眼,没犹豫,也不顾会被人看到,更不嫌脏,跑到垃圾堆上翻了翻,别说巴掌大的木雕了,那塑料盆都没找到,这样一看木雕显然不是被人扔掉的。

见我莫名其妙的举动,卫泽涛吓了一跳,还以为我忽然失心疯了,我也没跟他解释,跟着就直奔网吧去了。

挨着找了几家顾全最常去的网吧,却哪都找不到他人,我心顿时凉了,意识到找不到人,肯定是顾全故意躲着我,恐怕我最担心的事情要成真了,他真的可能有什么不好的打算。

卫泽涛纳闷我为什么到处找顾全,但见我没说,陪我找过之后他也不多问,一个人留在网吧通宵了。

我碰上这种事,当然没心思玩游戏了,干脆一个人回了宿舍。

一晚上我都没睡踏实,还接连做了几个恶梦,我梦见赵胖子浑身是血,追着我索命,说是我害死了他,要我给他偿命。

或许真的是良心不安,我整晚都陷在恶梦里,怎么都醒不过来,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

醒来一看我不由愣住了,不光卫泽涛回来了,连顾全也回来了,两人睡得正香,显然都在补觉,我犹豫了下,没立马叫醒顾全,打算先出去转转,等顾全回来了再问,反正看到人了,也不急在这一会问话。

两人睡到中午才爬起来,给他们带了两个盒饭回来,看他们吃完后,卫泽涛跑去洗漱,我才看向顾全问,昨天去上网了?

顾全愣了下,说,对啊,不然我还能去哪?

“我去网吧怎么没找到你,手机也关机了。”

“哦,前面不是开了个新网吧吗,刚开业正搞活动,办会员卡优惠挺高的,电脑也是新的,我就去那玩了,手机这不没电了吗,也没顾上充电,就在那边玩了,之前开新网吧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然今天我带你们一起去,反正明天还休息,新网吧就是不一样,环境好,新电脑速度那叫一个快!”

我皱着眉头没吭声,顾全一脸的坦然,新网吧的事情他也的确说过,昨天他去了新网吧,手机正好没电也都有可能,他的话听不出什么漏洞,可除了顾全外,还有谁会拿尿盆里那脏兮兮的东西?

“那个木雕是你拿走了?”

顾全愣了下,立马摇头说,没啊,那么恶心我拿那东西干啥?

我皱着眉没再继续问下去,有时候逼问的太紧不好,不管是不是他拿的,逼紧了都会伤了兄弟间的感情,一起从职高苦过来的兄弟,我真的不希望把关系闹僵了。

“那东西不见了?”顾全问了句,我点点头,他耸耸肩说,丢了就丢了呗,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可能是宿舍没关门的时候,谁闻到尿盆的味道,嫌恶心就给拿去扔了吧。

“有可能。”我点点头没在这问题上继续纠缠。

当天晚上顾全和卫泽涛兴致勃勃的跑去新网吧玩了,木雕丢了我实在没心思去玩,还是一个人留在宿舍里。

等周一上班的时候,我还是没见到赵胖子,这让我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了。

说真的,虽然认识才两三个月,可赵胖子这人是什么货色,厂里的人都清楚,欺软怕硬脸皮厚,仗着老板亲戚的身份,在厂里游手好闲拿着高薪,就算是揍死他,赵胖子也舍不得丢掉这么好的美差,虽然被淋了一身尿,实在够丢人,可他那脸皮厚的程度,肯定隔天就能没事人一样的来厂里,见不到他才古怪。

我偷偷去找了消息灵通的门卫老黄,侧面打听了下赵胖子怎么没来上班的事情。

老黄诧异问,你不知道啊?赵胖子今天早上出车祸了,命是保住了,可腿给压断了一条,听说都要截肢了,挺严重的。

“车祸?!”我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赵胖子居然真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居然都到了要截肢的地步,我慌乱问老黄,到底咋回事。

老黄摇头说,不知道啊,听说当时赵胖子正在路边等绿灯,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一个跑的很快的小车,正要过红绿灯,赵胖子突然跟鬼上身了似得,忽然就冲出去了,正好被那车给撞上了,当时人都给撞飞了,司机没反应过来,又从他腿上碾过去了。

我听的脊背发冷,虽然听着只是一场交通事故,可我心里很清楚,这绝对不是意外!

尤其是赵胖子的举动,怎么想也不可能发生,那胖子可怕死了,平时过的又那么滋润,哪可能自己想不开去自寻短见的?

“你说这事怪不怪?赵胖子现在躺在医院里,医生说他没伤着脑袋,就腿上和其他地方有伤,可就是一直昏迷着,怎么都醒不过来。”

老黄的话让我彻底确定了,赵胖子的事情,肯定是因为那个木雕!

剩下的话我没听了,也没心思听老黄唠叨,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直奔顾全的厂房,我们住一个宿舍,但厂房是分开的,干的活也不一样,上班时间要找他,只能去他的厂区。

赵胖子不在不会有那么多破事,我很快就找到了顾全,二话不说就把他硬拉出了厂房。

“咋了?这上着班呢,啥事这么急,不能等下班了回宿舍说啊?”

“木雕是你拿的对不对?”

“瞎说啥呢?”顾全皱着眉,一副不悦的样子。

我伸手按着顾全的双肩,直视他的双眼说,全儿,兄弟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有些事我们能干,有些事情说什么咱也不能干啊,不管怎么说,你有多讨厌他,那都是一条人命啊!如果赵胖子真死了,你的良心过得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