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黄龙星《大宋风流》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大宋风流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军歌嘹亮

角色:陈庆之黄龙星

简介:牧师的声音让我终于清醒过来,他问我“是否愿意娶这个女孩为妻?”我张开了嘴,很想当着全世界的面告诉她‘我爱你’,可是话到嘴边,却拼命也发不出声音,我有一点慌,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淡,落寞的样子让人隐隐心疼
梦醒之后,我坐了很久,望着这家徒四壁的草屋,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真是该死的人生

书评专区

神座崛起:合格的快餐,也是美好的。小白狼加油:)

科技巫师:装逼装成傻逼,要说节约时间,之前被囚禁半年浪费的时间怎么算?要说当国王太麻烦,后面又埋了伏笔安排人接应,有这个时间,当初夺得国王的位置,再安排个傀儡处理杂事,国王位置获得的资源节省出来的时间大把大把的!失败的写法,可看的脑洞。干粮

黑夜将至:读过第一章,就知道主角杨小千深爱着于谦。当于谦出了意外,小受杨小千将罪魁祸首“黄汉”绑在了椅子上,没失去时没感觉咋样,失去时,杨小千才知道于谦是他一生所爱!于是,他手持针管,“黄汉越恐惧越痛苦,这场复仇才越有意义”!————有人奇怪地问我,为什么如此推测,好像本书只是告诉读者他俩只是好友而已。但,我要告诉大家,你们大错特错啦!试想哪个现实中的煞笔,会为了自己的朋友出事而绑了罪魁祸首,行SM之诡道,拿法律当厕纸,陷自己于法网恢恢?唯有爱,才可发电!

大宋风流

《大宋风流》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打人就打脸

不等陈庆之回过头,身边的袁彩蝶脸上却是变了颜色,杏眼圆瞪,冲着身后凶巴巴地嚷道:“黄龙星,你的嘴这么臭是不是皮子痒痒了?要不要姑奶奶替你松一松。”

“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彩蝶姑娘吗?你要是真想给我松一松皮子也好呀,等我把你娶进门的,想怎么松都随你便。”黄龙星眼神一挑,却流露出一丝挑逗的意味。

当着庆之哥哥的面,袁彩蝶又哪能容得了黄龙星的污言秽语,口中轻叱一声,接着身形微动,便消失在原地,正当陈庆之被她的动作给吓一跳的时候,背后却响起清脆的一记耳光声。

“黄龙星,你要是再敢对姑奶奶说这种话,小心你的舌头。”说完,袁彩蝶便快速退到了陈庆之的身边,看到陈庆之的目光正紧紧跟随着自己,露出担心的表情,自己的小脸顿时一红,扭捏地捏着自己的衣角,满脸娇羞地解释着:“庆之哥你别误会,奴家平时也不是这么粗鲁的,都怪那黄龙星。”

好吧,看来是自己眼拙,没认出来这位娇滴滴的小娘居然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直到这时,陈庆之才转过身来,看着身后那位捂着脸的男子,自己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用不着你假惺惺的当好人。”黄龙星知道自己打不过袁彩蝶,却把一腔怒气全都发泄到了陈庆之的身上,刚想再骂他几句,却突然感受到来自一旁那冷森的目光,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就咽了回去,冲着陈庆之不屑地哼了一声:“没用的家伙,只知道躲在女人的身后。”

“黄龙星,你有胆子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袁彩蝶立刻犹如一只好斗的猫似的竖起浑身的毛。

陈庆之一伸手便把袁彩蝶给挡在自己的身后,面带好奇地打量着他,脸上略带着不解的表情问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咱俩平时好像也没有什么瓜葛,黄兄为何一再苦苦相逼呢?”

“没有瓜葛?”说这句话的时候,黄龙星的眼神忍不住瞄了袁彩蝶一眼。

自古红颜多祸水,自己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遇到这种事情,不过看着袁彩蝶的样貌,倒也可以当得起祸水这两个字,只不过这祸水的脾气……实在是太大了些。

看到黄龙星的目光突然转到了自己的身上,袁彩蝶哪里还不明白他话里隐藏的意思,自己顿时柳眉倒竖,凶巴巴地骂道:“黄龙星,你再敢看姑奶奶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睛给挖下来,你信不信?”

“哼。”黄龙星的眼神立刻乖乖地移了开,下巴却冲着陈庆之一点:“陈庆之,有胆子的话就别躲在女人的背后,你敢不敢跟我打一仗,谁输了谁就离彩蝶远点。”

“放屁,你要是想打,本姑娘奉陪。”别人不知道,袁彩蝶哪里还不知道陈庆之的本事,若论读书写字,别看如今陈庆之不复当年神童之风采,但在附近这一片也没有听说谁比他更强,可是若论打架……他恐怕连自己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所以,一听黄龙星居然要跟陈庆之比武,袁彩蝶立刻就按捺不住心里的火气,刚想冲上前再教训黄龙星一顿,谁知自己身前却突然多出一条手臂,而自己恰好一时没能停住,直接就用胸口撞了上去,直到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力量时,袁彩蝶这才如受惊吓的兔子一般跳了回去,一张俏脸早已羞得像块红布似的。

陈庆之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想伸手拦一下袁彩蝶而已,谁知她就这么直接地撞了上来,当手臂感受到传来的绵软感觉时,自己慌忙把手给缩了回来。

p>两个人发生的这旖旎的一幕虽说短暂,却全都被对面的黄龙星看在眼里,自己心里的小火苗顿时像是被泼上滚油一般,瞬间便猛烈地燃烧了起来,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攥拳便向陈庆之的脸上狠狠砸了过去。

陈庆之倒是一直在注意着黄龙星的动作,看到他突然一拳捶过来的时候,自己立刻条件反射般地把双臂挡在自己的面门处,硬生生地接下了黄龙星的这一拳。

百忙中,陈庆之却忽略了一件事,自己现在这付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以前那具常年锻炼的身体,被黄龙星这一拳打到的时候,自己一连后退了三、四步这才停了下来,活动了一下略感麻木的手臂,嘴角却流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接着双手握拳一前一后摆到了自己面门处,略带兴奋地语气:“再来。”

呃?

这小子不是被自己打傻了吧,就凭他那付小体格怎么也敢跟自己叫嚣?

不过这可是你自己找打的,怨不得自己,趁着袁彩蝶被挡在陈庆之的身后,黄龙星又一次攥紧拳头,再次向陈庆之脸上砸了过来。

这一次,陈庆之可是有了充分的准备,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要弱于对方,自然不敢跟他硬拼硬打,目光紧盯着黄龙星的拳头,眼看着就要到自己面门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却突然往旁边一闪,挥起左臂架开黄龙星的拳头,接着右拳便快似流星一般直捣黄龙星的左脸。

‘砰!’

当空气中传来一声闷响时,附近看热闹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在他们想来,黄龙星跟陈庆之之间谁强谁弱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那黄龙星就是附近的地痞,一天不打架,那第二天早早的,周围这些混子谁见到他不得喊一声‘星哥’?

可是陈庆之呢?

打小的神童,长到十五岁除了念书之外,在他的世界里就没有其它的事情。

任谁都不看好陈庆之能赢得这场架,只是还没等大家动手把他们拉开的时候,陈庆之的拳头却已经重重落到了黄龙星的脸上,发出砰的一声。

这下坏了,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黄龙星刚才是大意了,所以才被陈庆之一拳给打到了脸上了,这下该如何是好?被激怒的黄龙星已经不是自己想拉就能拉开的了,陈庆之这回非得受伤不可。

陈庆之这神出鬼没的一拳也打得黄龙星一愣,若不是脸上有疼痛的感觉传来,自己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恼羞成怒后的黄龙星哪还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张牙舞爪向陈庆之重又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