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琛陈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容少宠妻成狂》最新章节

小说:容少宠妻成狂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曲奇小饼

角色:容琛陈洛

简介:“老公,我不离婚!”
风光无限的无限天才女医生,一朝穿书成了商界残疾大佬的炮灰小娇妻,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离婚协议,她果断拒绝
轮椅上的男人眸色深沉:“想清楚,我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想清楚了,她要替原主重新做人,好好宠着护着爱着这个男人
从此,高冷矜贵的商界大佬怀里多了只又软又甜的小撩精,每晚在他耳边娇娇地喊着老公~

书评专区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难得文笔还不错的爽文,剧情还行,就是太喜欢故弄玄虚,烽火式装逼写法,到处埋伏笔留悬念,不肯好好把一个故事讲完——–文青太喜欢作妖了那些大修士修炼了一辈子还是逃不过玛丽苏套路。。。猪脚的爷爷奶奶玩江山为聘的戏码,奶奶的舔狗终身不娶成了儒家圣人,爷爷的舔狗因爱生恨带领整个家族背叛人族且害死猪脚老子,舔狗的舔狗堕入魔教与猪脚一家为敌。。。猪脚也是,是个女人就喜欢他,这便罢了,居然带毫无修为的女朋友逛战场,装逼也不是这么装的吧,且不说会不会拖后腿,手下人怎么看?人家来卖命你来玩?典型的烽火式装逼。。。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各种不新鲜的元素拼合起来,象剩菜倒一起微波热了下,吃也不是不能吃,味道就不好说了。

穿越红楼去写文:不明白写历史的懂不懂什么叫嫡庶有别这个概念。你写红楼应该知道有个桥段写贾环出场 宝玉进屋 坐着凳上的贾环和探春同时起身问安 这个就是嫡庶有别。庶子的地位仅比奴仆高

容少宠妻成狂

《容少宠妻成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曲汐行事果断。

昨晚说断绝关系,今天就要找律师沟通此事。

修长的手指从书桌前的立柜前取出一张名片,容琛推到书桌前说:“我会提前给周律师打招呼,有事咨询他。”

曲汐双手接过名片,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她转身,忽然又被他叫住。

一张黑色的信用卡递到她的面前,他食指在上面轻点:“这个给你。”

曲汐愣住。

他还愿意给她钱么?

之前原主不工作一直花着他的钱,还拿他卡里的钱给陈洛,因非法挪用资产最后被银行冻结了账号。

曲汐不解地看着他。

“你需要钱!”

大佬给的解释简单明了却又直接击中她的心。

是啊,原主自己银行卡上的账户余额惨不忍睹,而且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空有一身医术无处施展,囊中羞涩。

曲汐没有矫情,收下了容琛给的卡。

她握紧的卡的边缘,站在那思考了会,趁机说:“我不能白拿你的钱,我会付出相应劳动的。”

“家务有小月她们,我的起居忠叔负责,司机和安保人员也都配置齐全。”容琛俊颜落到自己面前的文件上语气波澜不惊。

实在没她什么事。

而且她嫁进来是容太太,也不是来当女佣的。

容琛虽然在商场上不是好相处的人,但是在家里绝对不会刻薄对待自己妻子。

“不是的。”曲汐跑过去解释说:“我有独门绝技。”

她忽地蹲下身子,抬脸望着他,郑重道:“我会按摩,还会点针灸术,这些都是我近来学的,就像这样!”她手搁在他的腿上,摁了下说:“可以促进血液循环。”

无框镜片下男人眼神起了波澜。

曲汐向上摁着,说:“我也可以照顾你的,每天帮你按摩。”

他的腿没有知觉,但是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反应。

容琛吸气,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好了!”

他淡淡道:“这些事繁琐且收效甚微。”

时间久了,她就会失去耐心。

容琛对此并不热衷,也没有多大信心,根本没指望自己能站起来,每天的坚持锻炼只是为了维持肌肉不退化以及让自己有更多精力投身工作中,能做出一番成就来。

“出去吧!我要开会了。”

曲汐没有再坚持,下楼的时候遇到了忠叔。

“忠叔!”

忠叔恭敬弯腰,“夫人,您请说。”

“我想询问一下先生的情况。”曲汐抿唇,眸色真诚:“可以给我看看医生的诊断和后续的康复方案么?”

忠叔面色带着疑问。

曲汐心累。

这里每个人都不相信她关心容琛,总是一副奇怪甚至有些防备的神情。

包括容琛自己,对她不能完全敞开心扉,有所警惕。

原主啊原主。

你之前,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曲汐再解释一遍:“我想多了解一些,方便以后照顾他。”她盯着忠叔的眼睛,用眼神给予他信心,说:“我嫁过来一年多,是容琛的妻子,理应承担自己相应的责任,以前有糊涂不懂事的地方,以后一并改正,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像以前离谱不讲理。”

忠叔一双看透世事的眸子盯着她看,她的眼睛中只有真诚和决心。

到底也是个二十二的女孩。

忠叔不为难她,说:“少爷讨厌被人欺骗以及出尔反尔,承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我会的!”曲汐肯定。

——

容琛的父亲是容老太爷的第二个儿子,拒绝家族联姻娶了个出身平凡但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孩,感情深厚。

直到容琛八岁那年。

他们一家三口在路上出了车祸。

父母为了救他,双双身亡。

容琛活了下来,但是失去了双腿。

这些年来,他从未在绝境中放弃自己,那些冷嘲热讽只能让他更加坚强,他珍视自己的生命,因为那是他父母拼尽全力救下来的。

他鄙夷漠视生命之人。

所以在原主自残之后,提出了离婚。

他觉得这人没救了。

“少爷在父母去世之后一直接受心理疏导,生理和心理都出现残缺,过得很艰难,好在他天生意志比别人要坚强,坚持了下来,这几年在商场也颇有作为。”忠叔将一叠文件递给曲汐说:“诊断证明和后续的康复都在这里了。”

“谢谢您!”

曲汐翻了翻,和她预想的类似。

车祸导致神经损伤引起下肢瘫痪。

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不如她原来的世界发达先进,做不到帮助他恢复行走。

而在她原来的世界里,林玄带领的神经外科医疗团队已经对此方面有领先研究,并且有成功案例。

看着证明上那一排排的字,她忽然觉得有些残忍。

尤其是听了忠叔说的话之后。

她眼眶酸涩。

从文件中抬脸,曲汐长长呼了一口气,问:“我想再了解一下他的主治医师的详细情况,可以么?”

“神经科的主治医师沃克常驻国外,目前做一些恢复指导。”

他曾经诊断说容琛的腿恢复如常是不可能了,只能做基础恢复。

“心理医生明日会上门替少爷做疏导。”

“那我明日做些准备等待医生过来。”曲汐温婉道:“最近有在看心理方面的书籍,希望也能对容琛有所帮助。”

忠叔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

下午容琛去公司开会。

曲汐在家网购了一批专业的医学书籍,和周律师初步沟通了下相关事宜,因为容琛提前打了招呼,对方态度极好,秒回并且有问必答。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七点。

她下楼,看到晚餐已经准备好,问:“先生今晚回来么?”

“先生没有说。”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此刻容琛正在集团顶层会议室开战略规划会,底下人饿得饥肠辘辘,却不敢表现出来,Boss是个不知饥饿和疲倦的工作狂,可他们不是啊。

巨幕投影仪连接着容琛的手机,他讲完一页内容,抬手示意会议助理切换到下一页。

屏幕突然一暗,有电话进来。

助理惯性点向了右边。

电话接通了。

“喂?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等你一起吃饭!”

清丽娇媚的明显属于年轻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顿时响彻会议室,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