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劲刘毅小说《自学成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自学成仙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祥虎

角色:钱劲刘毅

简介:武功是在师父的熏陶下习会的,修仙功法是在山顶上捡到的
仇人不是我自己惹来的,你们要对我不利?对不起,神挡我要杀神!仙阻我要灭仙!且看木讷少年如何野蛮成长,一步步踏向巅峰!

书评专区

网游之抢先半步:观看进度:30章个人评价:看得我快郁闷死了,不多说精彩评论:开头仙草?试问仙在哪里?文字的重复,语言的拖沓。 开头就是介绍主角是游戏小白,小白拿到装备后竟然会有“鉴定”的念头,才过两三章就开始打设定的脸了?引用一段“刚刚大脑那一阵高速运转,计算距离和周围众多鼠群移动的方向与轨迹,也让他太阳穴一阵暴跳,心慌心悸” 说的好像很牛逼是不是?翻译过来直白点,就是一个人看到一群动物奔跑,然后预判下动物的奔跑方向。这需要动脑子?你横穿马路难度都比这个大啊。关键是就这么点弱智东西,作者还觉得升华了,感受到了快感还扯什么DND,DND设定都在哭!标准小白网游文,抱大腿剧情拖着主角走。@焱亲

无双LOL:看了前80章,我一度以为又找到了一本种田文粮草。。主角虽然默默种田,格局还挺大的,又是海外又是神都又是北凉啥的。结果80章以后主角开始造反,好嘛,军事外交写的如同儿戏,皇帝大臣感觉在玩过家家,主角方组织构架、攀科技树、培养干部人才都不写我也认了,力量体系崩得不能看也好,但整天安排一些无脑反派在主角脸上各种嘲讽。。你要是西幻或大唐双龙那种背景政治经济描写可以简单粗暴了,书中非要搞成以文制武儒教治国类似北宋背景,还这样写简直侮辱智商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暴瘦30斤后发现自己是个美男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大白腿拉拉队员贴身肉搏,不,跟拍。阅至第六章,粮草。

自学成仙

《自学成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柳县烧赵府 仅余赵家主

到柳县县城时才刚刚巳时,钱劲找到一家客栈,订好房间,把马寄存在客栈里,然后出门到街上开始转悠;看见一家裁缝店,钱劲走了进去,和店老板商议制作两件长褂和三套劲装,明日午时以前来取;昨晚已经扔掉一身劲装和一件长褂,两件衣服上面都溅有血迹,不适合再穿。

钱劲正在和店老板聊天,进来一个青年,“袁老头,这个月的钱该交了。”

老板叹了一口气,从刚刚收取钱劲的钱里面挑出一块碎银子给他,摸约5钱。

待那青年走后,钱劲问老板,“你们这里每个月交多少税项?”

老板,“税项倒是好说,主要就是这些小鬼难缠,这是赵家专门派遣来收保护费的;每个月五钱银子,按月得给。”

“这不是你自己的门面吗?”

“这是我家的祖业,一直在这里做裁缝,但自从赵家发迹起来以后,收罗了大批的社会渣子,挨家挨户收保护费,不给就没办法做生意。”

“官府不管吗?”

“谁管?他们自己胡吃海塞都来不赢,哪有来管这些事情的;再说,人家家里就有人在衙门当差,谁都不敢去击鼓伸冤的。”

“如果不交,他们会怎么办?”

“以前有一家饭馆,实力也比较强,开始也不交,后来赵家派人天天拉着大粪从饭馆前面走,故意撒一些出来溅到饭馆大门前,时间一长,哪里还有人来吃饭哟。可惜一家百年老店就那样被挤走了,再也没开起来。”

“那赵家应该很气派了。”

“那是的,县城里面谁不知道有一个大名鼎鼎的赵府?那气派,就比县衙差一些。”

“他们家有多少人?能撑起那样大的家业?”

“他们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官府当捕快,另一个在家里掌管祖业,两人联合,县令都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钱劲又问了一下老板,周围有没有钱姓村庄,得知没听说过。聊了一会,钱劲告辞出来,继续在街上晃悠。

晚餐,钱劲找了一家饭馆,照样是要了一斤牛肉和一个时令小菜加两碗米饭,慢慢地吃,听着食客们南知天北知地地聊天。

饭后,钱劲踱着方步,找到赵府,把周围地形仔细地观察了一遍。赵府着实很威武,蓝色琉璃瓦,黄色门墙,红色大门,门口两只巨大的石狮子虎视眈眈地看着门前走过的任何一个人,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

钱劲慢悠悠地散步走回客栈,随即上床开始假寐。

待亥时末子时快到时,钱劲醒来,穿上劲装,打扮成夜行侠模样,翻出窗户,直奔赵府而去。

钱劲沿着赵府内部的回廊走了一圈,把每间房子的情况都基本摸清楚,尤其是赵府三个主要目标。见到还有不少下人正在劳作,钱劲摸进一间武器库,看到里面一排排大刀和长枪,心想这家的实力还真不错,可以组成一支小型军队。墙上还挂着五把弓,钱劲不禁有些高兴,挨个把弓取下来试了一下,选出最趁手的那一把,把所有的弓箭都取了下来,细数一下,竟然有一百支;这可是好东西,自己还是第一次用真正的箭,以前用的都是木头削出来的;可惜不能带在身边,不然是一个良好的远程攻击武器。

把五个箭筒一百支箭和那把最趁手的弓拿到屋顶,钱劲开始盘算着如何智取赵府。

待下人们逐渐收工以后,钱劲摸进厨房,在厨房中点燃火把,把厨房引燃,接着把武器库点着,随后翻上房顶,引箭拉弦,对着对面的三栋主房,首先要对付的是在县衙当捕快的老大,其次是家主。

不一会,两地火势升起,钱劲大喊 “着火了!快来救火!”

老大首先打开门,钱劲一箭射过去,只射中其右肩,看来还是不适应这铁箭头的重量;马上就是第二支箭过去,这下扎扎实实地射中其左胸;钱劲不敢大意,第三支箭又飞了过去,捕快老大还在看着自己胸口的箭,可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第三支箭直奔他的脑袋而去,他下意识地偏了一下,不过已经反应迟钝,无法避免箭进脑袋;随后出来的女人“哇”的一声大叫,拉着捕快老大进了房间。紧紧一息时间,解决一人。

钱劲紧盯着另外两扇门,看谁先开门受死。紧接着开门的是老二,钱劲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射进屋子,里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随即传出哇哇大哭;对于这种人,钱劲脑海里只有一个词“该死”。

眼见火势越来越大,下人们还不知道三个主要人物已经去其二,都在取水救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进行现场指挥;钱劲见赵家主一直没开门出来,心里不禁也有些焦躁,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房子里就是一通箭射过去,把九十六支箭全部射了过去,有两支箭射在窗户木头上,其余的全部进入房间,沙哑着喉咙大喊“快来人呐,大少爷出事了!”下人们立马出来一队人马跑向巡捕老大房间。

钱劲又尖着嗓子喊“快来人呐,二少爷出事了!”救火人员又分出一部分老二的房间。剩下的人再也控制不住火势,赵府开始蔓延。

钱劲看赵家家主始终没有出现,也乘乱离开现场,临行前把劲装、弓以及面罩全部扔入火场中,顺着街道跑回房间开始睡觉。

寅时许,客栈大门被敲得砰砰响,随即所有住客都被要求起床到饭厅集合,钱劲也老老实实地跟着大家一起走到饭厅。饭厅里有六个捕快,拿着住宿登记簿逐个进行校验,叫一个人出去一个,问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之类的问题,随后把每人的手打开看了一下。

捕快看了一下钱劲的手,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在家里什么都干,犁田耙田、砍柴打猎。”

“你准备到哪里去?”

“到昭县。”

“为什么在这里停留?”

“赶路累了,想休息一晚。”

“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我担心太远,准备明早就走,可是我有些事情需要明天午时才能走。”

捕快挥挥手,让钱劲退入住客队伍中,在钱劲往后退的时候,有一个捕快伸腿拌了钱劲一下,钱劲则在碰到对方的腿时,故意想跳起来却没有完全跳起,踉踉跄跄后退,最终一屁股坐在地上,引发现场所有人哈哈大笑。钱劲则恼怒地看了那捕快一眼,随即爬起来继续归队。

待查完所有人后,客栈老板塞给捕头一锭银子,连称对方辛苦了,这么晚还要出来办案。

捕头说了一声,“今天赵府被灭了,赵氏两兄弟全部被箭射杀,赵老爷子因为访友未归才幸免于难。你们要是发现有可疑人等,一定要及时汇报给官府,不能有丝毫懈怠。”

客栈老板连声说是。

带捕快们出门以后,房客们纷纷问赵府有什么来头,弄得捕快们都那么敬业。

客栈老板把赵府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一个简单介绍,最后说,“这下好了,今后没必要再担惊受怕。”

一个房客说,“那赵家家主还在呢,形势不一定就会有好转的。”

客栈老板,“光他一个人不顶用的,衙门里没人了,就嚣张不起来;谁不怕衙门?人家有的是真家伙,拿捏着小老百姓的生死呢。”

钱劲有些可惜,没想到那赵家家主没在家,难怪半天都没有人开门出来;不过经过这次事情后,希望他自己能有所收敛,不要再干那些缺德的事情。想来今后也不会那么顺畅,毕竟衙门的线断了,再来培养的话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呢。

接着再上床睡觉,醒来时天已经放亮,比平常要起得晚,在客栈吃完早餐,钱劲直接走向赵府方向,看见赵府仅剩门口的那一对石狮子,后面已经是一片废墟;钱劲在心里念叨,“要是早知道赵家主不在家,那赵府就不会成为这个样子,最多是烧掉一栋厨房和一栋武器库;可惜了家中的银票,不知道被烧掉了多少,不然很多家庭又可以增加收入。”

看着四个在废墟旁边担任警戒的捕快,钱劲转过身来离开此处,走到裁缝店,“老板,我的衣服做得如何了?”

“客官,现在还只完成一件长褂,其它几件还在缝补呢;放心吧,不会耽误您午时取走的。”

“我到赵府门口看了一下,那里都被烧光了啊,只剩下一对石狮子。”

“唉,报应啊,估计是赵家做得太过,引来了仇人;隔壁邻居都没有谁进去救火的,想想这样的情况就知道赵家平常的为人了。我估计赵家主回来会被气昏的,那么大的家业,被一把火就烧了个精光。”

“老板,这里去昭县远不远?”

“一百里路吧,很好走的;过了昭县就是州府,很近的,那里才是繁华地带,比我们这种地方要强多了。小哥要去昭县?”

“就是,本来想昨天走的,没想到衣服破了,没办法。那我今天拿了衣服还可以赶到昭县。”

“没问题的,脚力好的两个半时辰就可以赶到昭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