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斌宁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倾城大小姐》最新章节

小说:我的倾城大小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方圆

角色:王文斌宁静

简介:因为怒揍变态教授,他被迫弃学卖烧烤,却接连邂逅冷艳女总裁,纯情富家女,更有前女友苦苦等候……感情的漩涡中,他该何去何从?

书评专区

深海提督生存攻略:神巫六六走穴同人文,文笔剧情可期。

妖猎手:在古老的魂斗大陆,血色在弥漫。。。。 卑鄙是冒险者最基本的品质,杀戮、劫掠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血腥、残酷、背叛、阴谋…… 猪脚的“王道”就是将卑鄙进行到底; 美女是他雄霸诸天的动力!

江山美人志:较早接触的世界构架宏大的架空军事历史文。(-13)

我的倾城大小姐

《我的倾城大小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你就住在这?”徐薇环顾四周。

“对啊,环境很差是不是?其实还好,对于我们这些外地来这谋生的人来说,有口饭吃有个地方住就已经满足了。你进来坐一下吧,我得去澡堂洗个澡,这一身全是油烟,别弄脏了你的车。很快,几分钟就好。”王文斌招呼着徐薇进屋坐,自己提着桶拿着毛巾和衣服出去。

“洗澡要出去?”徐薇忍不住问着。

“嗯,这里是七八十年代的单位房,澡堂和厕所都是公用的,你稍微等我一下,很快。”王文斌说完就出去了,剩下徐薇一个人在那个简陋的屋子里局促地站着,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坐哪。

趁王文斌不在,徐薇看了一下这间屋子,整间屋子基本上就是个仓库,堆满了烧烤用的各种器具,屋子一角放着一张上下高低床,上面一层放着衣服,下面一层是睡的床。床边放着屋子里唯一的家具一张小桌子,桌子上面放着几个碗和几大包还没开封的方便面。徐薇想找个可以坐的地方,结果却发现连张椅子都没有。她不敢想象王文斌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下去的,不过她也是真的相信了王文斌的话,他确实穷。

徐薇最终是没办法在屋子里待下去,只能是选择坐进了自己的车里等着。

王文斌只用了几分钟就洗了个澡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出来,然后锁上门坐进了徐薇车的副驾驶位上,道:“可以了,走吧。”

徐薇开着车带着王文斌往医院而去。

“你每天都工作到这个时候?”

“可不嘛,卖烧烤的不都这个时候收摊嘛,收早了上哪赚钱啊。”

“你怎么年纪轻轻的想着干这行?为什么不找个稳定的工作做?”

“稳定工作?这个世界上哪来的稳定工作,对于老百姓来说,能让人活下来的就是稳定工作。”王文斌自嘲地笑着。

徐薇看了王文斌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你女儿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突然发烧?”王文斌问。

“发烧就是病情严重了,她这个病经常会发烧,发烧的次数越频繁就说明越严重,发烧了只能通过药物强行退烧。”

“她这个病就没有办法治疗吗?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先天性的白血病,除了移植骨髓还可能有一丝治愈的可能,其余的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

“那你为什么不做移植骨髓的手术?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会缺钱的样子。”

“如果能的话,别说钱了,要我的命拿我的命换她的命都可以,但是不行。移植骨髓要有合适的匹配的骨髓,我们根本找不到匹配的骨髓,我,以及孩子所有的亲人都去医院验过了,所有人的骨髓都不匹配,所以根本没办法做骨髓移植手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病情一点点的加重。”徐薇说到这的时候眼眶再次红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而这个女人也是个悲情的女人,同时,也是个坚强的女人。

王文斌在凌晨三点到了医院病房,小女孩正在哭着,哭着喊着爸爸,病房里的保姆护士急得团团转。

“安妮乖,爸爸来了,你看,爸爸来了。”徐薇眼睛微红地对孩子说着。

“爸爸,爸爸。”小女孩一看到王文斌立即止住了哭,嚷着让王文斌抱。

王文斌抱着发高烧的小女孩,听着小女孩一遍一遍地喊着自己爸爸,感受着这个孩子对自己最为真诚热烈的依赖和爱,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觉得自己肩膀上多了一份责任,莫名其妙的眼睛就有点泛酸。

王文斌一来,孩子顿时就安静了也听话了,乖乖地配合护士打针,配合着接受各种治疗,只不过前提是必须王文斌抱着,虽然被烧的有些昏昏沉沉,但是她却一直拼命地抱着王文斌,就像是生怕王文斌会跑掉一样。

王文斌就这么坐在病床上抱着小女孩,小女孩估计也是累了乏了,手里还打着点滴却也就这么睡了。

“你把她放床上吧,太晚了,你也辛苦了一天,我送你回家吧。”看着疲惫的王文斌,徐薇歉意地对他说。

“她能愿意吗?”王文斌指着小女孩虽然睡着了但是却依旧紧紧地抓住他衣领的手道。

“没关系,她睡着了没事,你把她放床上就成。”

“好。”王文斌把孩子转身放在床上,准备掰开她的手,结果手还没去她就开始嚎啕大哭。

“爸爸,爸爸,你不要走,不要走,别不要安妮。”

“好好好,爸爸不走,爸爸不走,爸爸今晚哪都不去,就在这陪着安妮,好不好?”

在王文斌再次把她抱在怀里以后,小女孩才安静的重新睡着。

病房里又安静了,王文斌抱着孩子坐在病床上,徐薇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保姆已经在隔壁的陪护床上睡着了。

“这孩子,这……”徐薇很不好意思,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快四点了。

“没关系,我就在这陪着吧,天亮了我再走,正好坐公交车回去。”王文斌笑了笑,嘴里说着没关系,但是却忍不住一直打着哈欠。

“可是你辛苦工作了这么久,这么辛苦都还没休息,算了,你回去吧,她哭就让她哭吧,哭一下也就没事了。”徐薇非常不好意思。

“如果她真的只是哭一下就没事了的话,你也就不必大半夜的跑过去把我接过来了。没事,天亮后我再回去睡,反正上午我都没什么事。”

“那……那就麻烦你了。”徐薇心里充满着歉意,也充满着感动。

“她很想她爸爸。”王文斌对徐薇说。

“是,她从出生就没见过她爸爸,从她懂事起她就天天问我为什么别人有爸爸她没有,为什么别人爸爸可以天天在家陪着,而她爸爸她从来就没有见过,每次看到别的孩子坐在爸爸肩膀上去公园玩她都会哭。她很渴望父爱,她……是我对不起她,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也没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徐薇说到这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因为太渴望父爱了,所以她才把你当成了她爸爸,所以知道你是她爸爸之后她才会这么的高兴,也才会这么的依赖你,因为太在乎你,所以才没有安全感,生怕你又跑了不要她了。”徐薇接着说着,对于自己的女儿,她比谁都更加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