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舒寒张仙长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我在诸天成圣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路长在

角色:舒寒张仙长

简介:山村少年,天生废柴,却偶得一宝物,可复制天下物资——
修仙问道求长生,资质平平,道阻且长;
一人一罐闯诸天,终成大道,踏足巅峰……
【凡人修仙流,不开后宫】

书评专区

[HP]和玛丽苏开玩笑:据说是作者为了吐槽一个极品玛丽苏同人而写的作品,视角奇特有趣,对这篇文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印象极佳。大概是讲,金妮总觉得自己的人生有点不对劲,这个叫“水蓝儿·韦斯莱”的妹妹总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无论水蓝儿做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完美无缺的。越是思考这些,金妮就发现越多问题,比如水蓝儿画出的被众人交口称赞的服装设计,金妮却只能看到一幅简陋至极的儿童简笔画……作者把“玛丽苏光环”具象化,写出了一个被玛丽苏所蒙蔽的世界,并解释了玛丽苏光环的作用原理:所有人在水蓝儿身上看到的,都是各自心中最完美的答案。而人们一旦开始质疑它,它就会逐渐失去效用。金妮默默围观加吐槽玛丽苏装逼,很有意思

今天就是末日:小场景写的还可以吧,但是写了十几万字看的有点烦了,这么久过去,组织跟热武器完全没有冒出来过,就我所知,国内几乎每个重要点的地级市都有至少一个师……另外看了不少末世文,作者们是不是普遍看不起电厂电站的战略地位?

1950香江大亨:又是香港警察出身混社会那一套,写的不算太差。主角不太稳当,装b有点为了装而装,不够,目标散乱,为人没有深度。50年哪来的10年普洱?2005年以前普洱四大茶厂的普洱都标注生产日期,10年就是过期了,不能喝的。大概05年后,国际金融市场炒作普洱茶,才成就了普洱越陈越香的神话。

我在诸天成圣

《我在诸天成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送走二蛋和狗蛋后,舒寒总觉得这件事只是个开端,心里总是惴惴不安。于是他把自己心中所想告诉了二长老。

二长老心里如明镜,不屑道:“这些江湖帮派无非是在试探龙玄门的反应。若龙玄门一直退让,最终他们会壮着胆子集体攻打雁荡山。”

听到这个解答,舒寒更加不安。

看着舒寒担忧的小脸,二长老笑道:“娃子,你别担心。这些凡人敢来雁荡山,绝对有去无回。仙凡有别,并非靠着人多势众就能挽回。”

“师傅,这话张仙长也跟我说过,不过他就是死在那些人手上。仙凡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二长老摸着舒寒的大头说:“那是你没有见到真正的修仙者。龙玄门,呵呵,放在修炼界就是个笑话。筑基之下,都不算真正的修仙者,能死在凡人手上也不足为奇。”

“可是外面人都说掌门大人已经仙逝了……”

“你说龙玄老头?”

二长老提到掌门,眼中总是掠过一抹阴霾,他没好气说道:“那老家伙还没那么容易死。”

…………

日子就这样继续过下去。

跟着二长老时间久了,舒寒也渐渐摸清了二长老的脾气。二长老是一个孤傲的人,不太愿意和其他人接触,舒寒进谷后,他把所有对外联系的事都交给了舒寒来办。平常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舒寒进谷后,更是肆无忌惮酗酒。

他常说凡人愚昧,可酿出的酒却不乏极品。

除炼丹炼器,其他时间都喝的烂醉如泥,舒寒除了日常杂事,还要时常照料醉的不省人事的师傅。

舒寒总是觉得师傅并不是特爱喝醉,好像是在借酒浇愁。就好像村上的大人,每次输钱后,都要大醉一番。

尤其是在每个月交付丹药之日,师傅情绪更加低落。

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舒寒觉得师傅对龙玄门态度十分奇怪。

不过摊上这个奇怪的师傅,有利于舒寒自己偷炼丹药。

丹火能稳定输出后,舒寒就开始按照书中记载,用丹火锤炼药材。

这是炼丹的第一步,然而就是这第一步,让舒寒明白为什么师傅叮嘱他千万不要自己炼丹。

因为损耗实在太大了。

按照二长老所说,灵性越高,控火炼丹的本领就越强。舒寒的灵性在二长老口中算是比较好,可是一连五天,舒寒不知道炼坏了多少株药材,若是都从药园里拔,偌大的药园估计要被拔秃了。

于是舒寒白日里仔细观摩师傅炼丹控火,晚上就持之以恒磨练,最终在半个月后成功炼化了黄龙丹所需的五株草药。

借着兴奋劲,舒寒想要凝丹。

结果轰隆一声巨响,吓了他一跳,准备凝丹的药液立刻溃散。

他冲出屋子,定睛一看,雁荡山前燃起了一片大火。

接着一颗颗火球在黑夜中画着弧线,轰隆隆砸在前山,顿时雁荡前山火光一片。

糟了!

舒寒知道,这是那些江湖门派开始围攻龙玄门了!

他慌忙跑到炼药阁想要叫醒师傅,然而师傅喝得酩酊大醉,无论舒寒怎么摆弄,都没把他老人家叫醒。舒寒心里大急,心中挂念着二蛋和狗蛋的安危,只好拿起启动罡天四级剑阵的令牌,冲出了山谷。

舒寒心中惶恐,心想只要找到二蛋和狗蛋,把他们俩带入山谷中就好。

其他师兄弟的生死自己没有能力管了。

…………

雁荡山脚下,一簇簇火把好像飞扬的火星。七大帮派,数千人马,聚集在龙玄门前,虎视眈眈。

嗖嗖嗖!

八台大型投石机马不停蹄的运转,把一颗颗灌满火油的罐子向山上投去。投石机后面则是一架架床弩,已经卸掉了轮子,由五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抬着。

饿狼帮主狞笑着盯着山上燃起的火光,不由赞叹道:“慕老,您请来的床弩和投石机真是威力无穷,我看这些神棍怎么再嚣张!”

慕婉儿身披白色的石棉战甲,举剑请命:“爹,让我带队上吧!要是再用油罐,怕是整座山都要烧起来,到时候夺回来也无用了。”

慕老摸着胡子,转身喊道:“各位英雄好汉,此次是我们七大门派联合起来剿灭龙玄门的日子!希望咱们都摒弃前嫌,齐心协力,一同把龙玄门这颗毒瘤从燕北拔出!”

“咱们七大门派一共三千人,分为七队,把这雁荡山给团团围住,不要发放跑任何一个修仙者!”

饿狼帮主提着狼牙棒,斜眼看着慕婉儿,笑道:“婉儿姑娘,这次要不要比试一场,看谁诛杀的神棍多如何?”

“哼!小瞧他们,你会死!”

“啊哈哈!我会死!我还嫌龙玄门神棍太少,不够我杀的呢!”他举起狼牙棒,内劲灌于喉咙,发出洪钟怒吼:“兄弟们!给我冲!谁杀的神棍最多,这副帮主位子就是谁的了!”

“杀啊!”

顿时,龙玄门脚下,喊杀声一片。

数千人冲杀上山,这威势让龙玄门的弟子骇然变色。

他们日常靠着龙玄门的威名和仙术,在周边作威作福惯了,从来没有真正生死相向动手过。修为比较高的弟子还能镇得住,而较低的弟子已经是吓得双股战战。

本指望两位长老能率先大展神威,可是大长老和三长老联合传令,让二十岁以上的龙玄门弟子在雁荡山峰顶建立防线,而二十岁以下的弟子则跟着长老们向后山转移。

龙玄门弟子本来就不多,减掉之前外出被偷袭身亡的弟子,二十岁以上的仅仅只有五十二人。五十二对上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就连法力最高的师兄们也吓得肝胆欲裂。

龙玄门传授的青光罩在他们每个人身上升起。

火球术捏在手心,准备拼死一搏。

然而几名炼气高阶的弟子早就看出形势不妙,直接御风术远遁,弃门派于不顾,留下那些未掌握御风术的弟子面如死灰。

很快,七大门派毫无阻碍杀上山来。

剩下四十多名弟子一哄而散,漫山遍野逃命。

龙玄门立刻沦为了一座杀戮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