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庭许娅宛《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婉似朝芸

角色:许庭许娅宛

简介:前世他浑浑噩噩,撇下妻女,靠一张脸吃喝玩乐;
庸碌半生,中年病死前才幡然悔悟……
重生回到女儿年幼时,抱着可爱又懂事的女儿,
他洗心革面,要当那天下第一的奶爸,把妻女宠上天!

书评专区

仙路桃花传:什么是科学思维?就是世界上如果有神存在,那就去研究神,而不是上两支香顶礼膜拜。

白莲花的自我修养[快穿]:一开始我以为是美得像童话的文艺片,结果事实是第一个世界未婚夫强暴完女主又卑微得像狗一样,第二个世界38岁的实力男星半哄骗半强迫20岁的女主(剧情里是装天真纯洁不知人事的)发生关系,然后另一个男主又有宫九一样被虐的奇怪X癖,总结就是男主疯狂病态变态。如果说我没被恶心到的话一定是骗你的。 难道真的有人觉得这是苏爽文??

乱穿是一种病:如果只是单看文名,我原本以为是穿越流偶尔打个小副本之类的。但实际上它是说从某一天开始,同一个世界裡的所有人会随机魂穿到彼此的身体,每天随机交换身份,最后由此所引起的一连串人性演化和社会乱象。警察已经麻木了,联合国宣告全人类已经出问题了。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到家时,许志权的几个孩子陪许娅灵姐妹玩。

哥哥姐姐的陪伴,让这俩孩子很快忘记了宗祠里的不愉快。

见到许宗海和许庭,孩子们纷纷给两人拜年。

许庭想掏红包时,想起来自己把钱都给了老婆。

进屋后,许宗海看到大嫂,打了声招呼。

“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你哪管得了人家咋说,自己要把心放宽,想这些没用。”

许宗海的大嫂苦口婆心地劝道。

张秀芬坐在客厅抹眼泪,不说话。

苏妘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许庭走过去,她急忙跟着许庭进房间。

“婶一直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妘苦恼地说。

许庭安慰道:“这又不关你的事,你不用自责。”

“可是我总该做点什么,看婶那个样子我也很难受。”

见状,许庭想了想,趁机提出自己的想法。

“老婆,今年我们不出去了,就在家待着吧?”

苏妘一愣:“什么意思?”

许庭坐到床上,把人拉近圈在怀里,望着她的眼睛说:“我们今年不去打工了,在家陪孩子们,你不是说你不舍得离开她们吗?”

苏妘哭笑不得:“不去打工,我们哪来的钱?”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去镇上摆小摊或者养猪种果树,总能找到挣钱的法子。”

许庭仔细地分析这条路的可行性。

苏妘见他说得有板有眼的,面露惊讶:“你是认真的?”

许庭点头,“比珍珠还真。”

“可、可是,为什么突然这样?”苏妘好像不太能理解。

许庭明白,自己想要留在乡下,就必须说服媳妇,否则夫妻长期异地,感情更容易有变故。

“老婆,你不是不喜欢我打麻将吗?”

见苏妘点头,许庭继续说:“其实,有时候也不是我自己想去打麻将,而是在大城市,咱们每天拼命上班,累死累活的,就想找点乐子。”

“打麻将,就是我们男人的娱乐方式,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你想不参与进去是很难的。”

苏妘露出不高兴的表情,“我也不是不想让你找乐子,可你每次打麻将把钱输光不说,而且一打就是一宿……”

许庭赶紧打断她:“所以我已经意识到这个行为很不好,想留在家里找点事干。乡下那么大地方,除了打麻将,我可以上山打鸟下河摸鱼,再不济还能逗逗娃,比在城里强多了。”

苏妘一听,好像有点道理。

“那钱咋办?咱俩不出去打工,家里就没钱,叔和婶也不会乐意吧?”

许庭笑了:“这你放心,只要我有钱给家里,他们就不管那么多。”

苏妘目露狐疑:“问题是,不去打工,我们哪来的钱?”

“我刚刚不说了嘛,我可以在家做点小生意弄钱,以前海叔不是还卖豆腐卖豆芽之类的,我也能行。”

“做买卖不行的话,我就跟着志权哥干,他不也是在乡下挣钱养家吗?”

许庭信心十足地说。

苏妘安静地盯了他几分钟。

许庭被看得头皮发麻,正忐忑时,苏妘“噗嗤”笑了。

她眉眼一弯,搂住许庭的脖子,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其实,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愿意踏实地干,我都会开心。”

柔柔的话语传递进许庭心里。

他心口发烫,紧紧抱住媳妇,身上仿佛卸下了百斤重担,轻松无比。

许庭喃喃说:“放心,这辈子我肯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夫妻俩商量妥当,许庭便在早饭时,对家人宣布了这个决定。

“哇!真的呀!妈妈,你们今年真的要留在家里吗?”

许娅灵第一个跳起来,狂喜万分地问苏妘。

苏妘笑着点点头,“你爸做的主。”

“哇!哇!”

许娅灵激动得手舞足蹈,然后在许庭没反应过来时,扑到面前抱住他,“吧嗒”亲了一大口。

许庭愣了几秒。

许娅灵亲完,仰头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问:“爸爸,你真的、真的、真的要和妈妈留在家里吗?”

许庭不由得乐了,“是啊,你高兴吗?”

“我太太太太高兴啦!”许娅灵甚至主动扑进他怀里,用力抱紧他。

小娅宛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好事,但见阿姐乐,她也跟着傻乐。

唯独许宗海和张秀芬脸上看不见笑容。

许宗海是沉默和隐隐露出愁容。

张秀芬的脸色则有点难看:“廿四,不是俺不想让你们留在家,可家里啥情况你也清楚,俩孩子一天天长大,再过几年娅宛也要上学,你们不出去挣钱,俩娃的学费咋办?”

许庭示意两老安心:“叔、婶,我在家也不会干吃饭,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许宗海嘴里嚼着饭,一边夹菜一边吭哧吭哧地说话。

“家里不缺这两口饭,不想出去就不出去,俺们一辈子地里刨食的都过来了,大不了在家跟着俺们一块儿种地。”

“种地能有几个钱?现在学费多贵你知道?一个学期就得两百块!”张秀芬满脸不高兴。

一提到钱,大半辈子都在地里刨食的农村人,就得头疼暴躁。

“俺还没老,俺也能挣钱,听阿二说有老板雇人割木,俺到时候跟阿二一起去。”许宗海倒是越想越开,不像张秀芬这么发愁。

许庭急忙说:“叔,赚钱这事儿交给我想办法,就算要去割木那也是我去。”

“那你跟俺去,多一个人多挣点。”许宗海笑呵呵地说。

许庭才不想去,他每天陪闺女,最低也能拿到九十九块钱。

运气好,一天就有几百块,都赶得上他之前一个月的工资了。

“叔,先不说这个,反正我们在家肯定不会给家里增加负担的,再过十几天就要准备春耕了,我先帮着家里把地种上。”

许庭迅速转移了话题。

张秀芬却依旧沉浸在“家里没了收入来源”这件事里,就和许宗海商量说今年自家多买几头猪,又多养些鸡鸭,到年底兴许还能卖点钱。

两人虽然都不太赞同许庭夫妇不出去打工,但并没有强迫他们非出去挣钱不可。

或许,这就是家吧,是一个累了能让人回来歇口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