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剪杜甫周成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剪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八月爬

角色:杜甫周成王

简介:黑龙缠身、骷髅堵门、黄仙列阵、白蛇上身……而我只有一把剪刀,一张红纸,剪妖魅、断生死……阴阳剪、剪阴阳,我,就是阴阳剪的传人
阴阳剪在手,一剪定生死
一切精彩诡异神秘,都在阴阳剪……

书评专区

北宋大丈夫:桥段太过于单一,为了打脸而打脸。也不知道是智商原因还是什么,被打脸人还是乐此不疲,也是醉了。

众神世界:一个雅典那么屁大点的地方,总共就那么点人口,什么半神贵族,英雄贵族,狗屁贵族一大堆。贵族看不起普通平民也就算了,看不起平民法师算几个意思?总共也没几个法师,在一大堆外敌随时会灭国的情况下还对本国平民法师这么大敌意真让人觉得莫明奇妙。

 叛徒:个人仙草,一直没读完,想起来从头又看。国家之间的暗斗小动作很有看头,各种武装的表述对我来说很专业了,不会像狼群第一章里描写阻击手使用M14的阻击步枪,还发单章写到~怎样成为一名狙击手?狙击和阻击都搞不清的绝对弃。得到异能开金手指卧底在北约阵营这个设定真是好创意,加上好文笔,好文诞生了,我看到准将之后一点点,很稳得住阵脚,水准保持,找个懒散心态悠闲时再看完吧。女主多好像作者君一贯作风吧,从陶雅玲到瑞典公主阿拉伯小媳妇到麻辣川妹,还好女主们写的形象也很丰满,推土机稍有节操。这本的印第安纳琼斯情节是隆美尔藏起来的帝国黄金,宝藏钥匙就是2个异能之一的一把匕首,各种情节交织,看了多遍不厌—却一直没看完

阴阳剪

《阴阳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06石柱坟

这些工具都是用木头做的,说是做,其实是修复。原本就是木条箍好的圆筒,大概有二十多厘米的直径,长度不到一米。

木桶底端有封口,内侧的桶壁被打磨得十分光滑。

单看着这几个木桶,我实在想象不出怎么用这东西来抓黄皮子。

到了晚上,小杰爸又打发二坏去香油坊打一斤香油,然后在自己家放粮食的偏房里面,摸出几个老鼠夹子,将几只死老鼠用蛇皮袋子装起来。

最后,小杰爸又拿出了他的宝贝——一个木头做的弹弓,样子和小孩子玩儿的一样,不过大了很多,木头叉子也粗壮不少,还附带一堆显然是精心挑选过的鹅卵石。

果然男人是长不大的,只不过玩具越来越大而已,有这样的爹,教出小杰和二坏来,一点都不让人奇怪。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带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了门。

灶荒沟和北营寨其他所有的山沟一样,都是由夏季的雨水冲刷出来的巨大山沟,整个山沟南北走向,沟口的宽度大概有一公里,越往山上走,沟的宽度越窄。

在山沟两侧的坡地上,原本开垦了一些山地,据小杰爸说,可以种些谷子之类的庄稼,因为谷子耐旱,山地上缺少水源,玉米之类的大宗作物种不了。

不过山地狭窄,开垦出来的地也都是一条一条的,面积很小,加上距离北营寨村子足足有十来里地,来回一趟就要走两三个钟头,后来就没人愿意种了。

现如今都是满眼的荒山,山坡上开满了一片一片的黄色花朵,小杰说那些晒干了就是我们常吃的黄花菜。

在山沟的尽头,有个非常突兀的大土堆,大概方圆二三十米,高度也有两三米高,在土堆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根已经断掉的石头柱子。

看材质,应该是这里附近常见的花岗岩,石柱身上,刻着一些花纹,不过风吹雨打、日晒雨淋,这些花纹已经模糊不清,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一些爬山虎顺着石柱,顽强的攀援生长着。

土堆上没有什么大树,零零散散的是一些灌木酸枣树,我们当地叫“葛针”,其实就是荆棘的“棘”,灌木上长满了锋利的小刺,此时还没到结枣子的时候,开着淡黄绿色的小花。

到了地方,小杰爸就开始布置起来,我这才明白捕捉黄皮子的方法。

小杰爸用香油,在每个圆筒里面,仔细的抹了一层,原本就打磨的十分光滑的桶壁,变得更加滑溜。

抹好了香油之后,小杰爸又在每个木桶里面,扔进一只死老鼠,看样子是打算做诱饵。

我有些奇怪,“叔,黄皮子不是喜欢吃鸡吗?为什么放老鼠?”

小杰爸一边忙活一边回答我说,“黄皮子一般是冬天饿极了才会偷鸡吃,其实它们最常吃的东西是老鼠,放老鼠效果更好。”

小杰在旁边真诚的补充了一句,“鸡多贵啊……”随后就被他爹一巴掌打断了话头。

我暗地里向小杰伸了伸大拇指,果然和二坏一个爹生的,敢当面拆老子的台,这是真的勇士啊。

不过小杰爸还是下了本钱的,除了香油之外,还在每个木桶里面打了一个鸡蛋,这下子鸡蛋的腥味、香油的香味和我闻不到的老鼠味儿散发出去,估计没哪个黄皮子能抵抗得住诱惑。

准备好了木桶之后,小杰爸开始寻找黄皮子的踪迹。用他的话说,黄皮子认道儿,是一种非常谨慎的动物,每次进出家门,只走相同的路线。

一般抓黄皮子的季节是入冬以后,皮毛质量最高,而且黄皮子冬天食物紧缺,诱饵的效果也好一些。

同时冬天万物凋零,草木枯萎,雪地里黄皮子的脚印、粪便什么的,也非常好辨认。

但是现在正是夏天,石柱坟上面长了不少葛针,想找黄皮子的踪迹就有点难度了。小杰爸一边用镰刀拨开草木,一边小心的地面上查看,时不时的抽抽鼻子。

过了好半天,这才埋下了几个木桶,然后带着我和小杰远远的躲开。

我有点激动,“叔,这黄皮子啥时候出来?”

小杰爸笑笑说,“早着呢,黄皮子晚上出来找食吃,就算在老窝,出门也得擦黑了。先吃饭,都晌午了。”

我们爷仨就着大葱和大酱,干掉了小杰妈一早烙的三张大饼,吃饱之后,找了个背阴平整的地方,躺在草地上打起了瞌睡。

山里的夏天真是舒服极了,因为是白天,蚊虫也不多,这一觉就睡到下午两三点钟。

我正迷糊着呢,突然小杰捅了捅我的胳膊,我一激灵坐起来,看看天色,还早得很,不明白小杰为什么叫我起来。

再看小杰爸,正睁着眼睛,死死的盯住不远处沟底的小溪。

我也跟着看过去,小溪的位置就在石柱坟南边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溪水很浅,不过膝盖,但是水流很清。几个晃动的身影出现在水边。

居然是黄皮子,大概有三四只,正在水边嬉戏。

看来小杰爸的情报有误啊?没等我问呢,小杰爸已经小声说,“黄皮子夏天的时候活动比较多,尤其正晌午,天气太热可能会到水边戏水乘凉,被我们赶上了。”

我没有再问,也紧盯着小溪边的几个黄皮子。

过了一会儿,这几只黄皮子玩儿够了,开始往石柱坟的方向走。小杰爸小声的说了句,“准备了,香油桶只能困住黄皮子几分钟,我们得麻利着点,要不就被它们跑了。”

我们仨都憋着气,生怕惊动了黄皮子。

走在最前面一只长得比较小的黄皮子,明显要活泼很多,时不时的东钻钻西看看,到了石柱坟附近,像是发现了什么,终于向着一个香油桶走过去。

在桶口向里面望了望,又谨慎的退了几步,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一口气向桶子里面钻进去。

我和小杰还有他爸三个人,就像听到发令枪响了一般,飞快的向香油桶跑过去。

其他的几只黄皮子听见脚步声,都纷纷钻进了石柱坟的土洞子里,而落入香油桶的小黄皮子,则拼命的挣扎想要退出来。

但是不挣扎还好,一挣扎抹了香油的桶壁根本就不受力,爪子直打滑,退不出来,急的吱吱叫。

眼看着黄皮子就要到手,我已经高兴得叫起来,破解龙缠身第二步的材料,总算有一种到手了。

果然得意的太早是会被打脸的,我正高兴呢,突然窜出来一个大个的黄皮子,一口咬住木桶里面黄皮子的尾巴,拼命的往外拖,一双小眼睛还时不时的看我们一眼,露出怨毒的眼神。

就是那种人类才会有的眼神,看得我浑身一激灵。不过我们仨已经冲到木桶旁边四五米远的位置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让黄皮子跑了,都拼命扑了过去。

木桶里面的黄皮子还在挣扎,这也减慢了被同伴拖出来的速度,小杰的速度最快,已经快要碰到木桶了。

结果还是黄皮子快了一步,大黄皮子死命的咬着小黄皮子的尾巴,向石柱坟的背阴处窜过去。

我们跟了上去,那个小黄皮子显然在挣扎的时候,受了点伤,速度快不起来,但是如果被它们钻进土洞子里面,就难抓了,不仅它们难抓,整个石柱坟的黄皮子恐怕都不好抓。

刚转到背阴处,就看到一个大概将近四十厘米宽的黑洞,小杰爸一看就喊了一声“坏了!”,说着把手里的弹弓扯满,嘣得一声,正打在前面的大黄皮子身上。

但是还是慢了一步,两个黄皮子进了洞。

我们仨站在洞口前,最后还是我咬了咬牙,“叔,刚才你那一弹弓到底有多大威力?”

“嗯,狼来了都能打跑……”小杰爸说道。

“那我钻进去,两个黄皮子都受了伤,肯定跑不远。”说完之后,我就趴在地上,一点点的爬了进去。

外面传来小杰和他爸紧张的呼喊,小杰急的都快哭了,“鹞子,别听我爸吹牛逼,快出来,万一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就完了。”

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不能尽快拿到黄皮子的皮,我身上的龙缠身就能要了我的命。

出人意料的是,洞口的地方虽然狭窄,但是里面宽敞了不少,进去两米多之后,洞口开始向下。

两边的洞壁都十分光滑,没有其他的小洞,显然黄皮子肯定是顺着这里进去了。

又往前爬了几米,我听到身后一阵动静,勉强回头一看,原来是小杰,手里还拿着一个手电筒和柴刀,“鹞子等等我,给你手电筒,照着点,有蛇赶紧往后退!我爸太壮了,爬不进来,在外边等着呢。”

我心里一暖,接过手电筒和柴刀,冲小杰点点头,又向前爬过去。

爬了大概几米远,算着距离已经到了石柱坟中间的位置,手电筒照着前方黑洞洞的隧道,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妈的这地方为什么叫石柱坟?

难不成真的是个坟?

正想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两个绿幽幽的光点,吓得我手一抖,手电筒险些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