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楚默黄颖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重生:不装了,我就是修仙老祖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睡神

角色:楚默黄颖

简介:修仙天才仅用八百年屹立世界之巅,即将渡劫飞升之时,被亲信陷害身死,重生回少年时代;
凭借八百年修真记忆,他崛起不费吹灰之力!
当年亲人遗憾,今生终得弥补!
啥?还有瞎眼的来找茬?
呵,我可是列位的祖宗!

书评专区

穿越之文豪:原耽,不抄书不出戏

蜂窝网络与无人机战争:黑科技大战外星人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优书的书评应该是被作者看到了。作者科普的其实很好,就是写的太细了。顺道提个意见。主角和上杉的纠葛,1是因为目前主角所在的地方没什么好折腾的了,2为了换地图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作者处理的太粗暴,直接就是系统逼他就范:“帮不帮上杉,不帮就给你属性清零”这种被系统玩弄所以推进剧情的方式,其实观感非常的差。如果改成触发剧情可以加自身属性(除魅力以外限定)主角处于变强\u002F要去东国耍无双刷成就拿奖励的目的而去做这事,看起来就好多了。主角被系统要挟,憋屈的做事是很容易引起大部分读者反感的,切切。更新:1.看的字数多了以后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作者很喜欢BB。时不时就出现一章里面开头写A如何如何,然后剩下大半章就开始BB为什么A要这样,原因是出自日本战国什么什么规则。越往最近章节看,BB的越多。2.作者一开始是给主角狂点魅力,之后可能觉得这么写没挑战了非得安排主角割面,结果被一群读者骂得狗血淋头,只好认错,加补丁让魅力值回来。等主角的实力已经足够大,魅力可以单纯用来约炮而不是拿来换支援的时候,比较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在接下来的剧情奖励淡化魅力考虑加点别的属性,比如武力,主角力量敏捷差的要死上阵全靠金手指不改善改善?结果作者这人似乎要拧着来,奖励继续加魅力,反而让剧情又走向更严重的NPC无脑见面春药入脑。我猜测作者之前被骂的转回剧情心里肯定不服气,所以又搞出这么一出。大家谨防未来喂*。原评:性转的战国挺有意思,虽然只是生硬的把性别倒转,没有考虑到相关势力,历史事件会不会因为性转的缘故发生变化。当然这么写就太费脑力了,能理解,反正写的也不坏,让我不时怀念起肝太阁和野望的日子。因为里面社会的差异性,不禁让我产生了很有趣的想法。主角每次鸟啼花落的和姬武士交流后,众人的反应都是“啊,贵公子又被玷污了”“又是世界灰暗的一天”,主角的反应就是哎嘿真鸡儿爽。那么如果反过来看,这个异世界的高贵美丽清纯的姬武士来到我们位面呢?人家到处找弟子交流,我们的反应会不会也是“啊,女神又被玷污了”而人家却是哎嘿真妹儿爽?再延伸一下,玷不玷污这件事情到底是该由社会共识来定义,还是由当事人本身来定义?如果是社会共识定义,那么主角虽然心是中出淤泥而不染,但是身体已经菠萝菠萝哒。虽然主角一直觉得都是自己爽到了,但是在那个位面,大家还是会默默的给主角公交车牌照而不是驾驶证。如果是由当事人来定义,那么主角虽然已经菠萝菠萝哒,对面爽没爽不重要,只要他是觉得自己爽到了,那么他就没有被玷污。本文的选择倾向于这,所以在主角和主角的舔狗家臣团看来他非常纯洁。真是妙啊,和本面位福利\u002F外围\u002F发廊\u002FCOSPLAY小姐姐和小姐姐们的舔狗天团有异曲同工之妙。妙啊,真是妙啊!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妙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重生:不装了,我就是修仙老祖

《重生:不装了,我就是修仙老祖》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这家伙,明明还没我大,说话文绉绉的,装什么装!切!”沈冰彤朝着楚默远去的方向,做了个鬼脸,稍稍发泄下不满。“居然敢小看我们沈家,小子,等着瞧!”

第二天,楚默居然换了个地方,反正只要是在玄武湖畔,在哪修炼也没有区别,他不想有人再来烦他。

结果,他还是没有躲掉沈冰彤的“追踪”……

“爷爷,爷爷,就是他贬低咱们家的功法!而且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耍了什么手段,只要他一来,我就没办法修炼!”沈冰彤现在看到楚默,已经气得牙痒痒的。

这次陪着沈冰彤的不是沈江驰了,而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与一般老人相比,精神,体魄,气质都明显不同。

老人可不像沈冰彤那么冲动,他只是默默站在远处,看着楚默修炼,眼中若有所思。

“奇怪,这小子修炼的时候,仿佛和周围的玄武湖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刻意,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老人的眼界比孙女高了不知道多少,这一看,马上意识到,那少年的话,或许不是胡乱说的。

“爷爷,我去教训教训他!”

老人一把拉住沈冰彤,“嘘,不要打扰他!”

沈冰彤听到爷爷的话,满脸不可思议,“爷爷,可是……”

“等着,这少年不一般!”

两小时后,楚默醒来,轻吐一口气,“五天,旋虚境根基已经扎实,两种心法阴阳互补,耗时虽然长了一些,不过果然比之前单单修炼一种心法浑厚许多。”

“看看现在的肉身,是否究竟提高到什么程度。”说完,楚默站立而起,舒展全身,一时之间,浑身肌肉骨骼发出噼啪脆响。

楚默满意的点点头,“恩,双修心法果然不同,与上一世相比,同级情况下,肉身也更加强韧!”

这一幕,被一旁紧紧注视着楚默的爷孙两人看得清清楚楚,“这该不会……该不会是“脱胎换骨”吧?!”老人满脸震惊,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脱胎换骨,这在武学修炼中也是有记载的,但这种传说中的现象,绝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老爷子习武数十载,也只是知道数位宗师级别的人物能做到这一点,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亲眼看到,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是在这么年轻的少年身上看到,这让他怎么能不震惊!

“爷爷,什么是脱胎换骨?”

老爷子摇了摇头,“脱胎换骨,那是只有宗师级别的真正大人物才可能达到的境界。”

一提到“宗师级”,沈冰彤的表情一下子也惊骇了起来。

宗师级强者,那可都是只可望其项背的,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

老人也无法回答孙女的疑问,实际上,他心中何尝没有疑问!

但凡宗师级高手,无不是地位显赫,各方势力争相拉拢的存在,可是据他所知,最年轻的宗师级高手,京城军方的那位,也年过半百了!

可刚才那一连串爆响虽然沉闷,但是他听得非常真切,绝不会有错,正常情况下,人的身体内怎么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一个十几岁的宗师?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眼看楚默要离开,老人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拉着沈冰彤快步赶上楚默,“小兄弟,请留步。”

楚默早就注意到这几个人了,一老一少,旁边不远处还有两名壮汉暗中护着。

他就是怕那个女孩又来烦他,所以才准备马上离开,没想到还是被叫住了。

“有事?”

又是这么拽拽的样子,沈冰彤看到楚默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就来火。

只是现在爷爷在,还轮不到她说话。

“小兄弟,请问你刚才是在修炼内力吗?”老人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喂!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告诉你,我爷爷的名号说出来都能吓死你!”沈冰彤再也受不了楚默这个态度,他居然敢这么跟爷爷说话!

“冰彤!不得无礼!”老爷子一口喝止孙女,转头抱歉的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孙女年纪还小,不懂事,还请不要介意。”

“爷爷,我年纪是小,但至少比他大!”沈冰彤不服气的叫起来。

“冰彤!还不快给小兄弟道歉!”

爷爷这是真的生气了,虽然沈冰彤满脸不服,但是也不敢顶撞爷爷,只是憋着嘴,含含糊糊的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过身不看楚默。

“这丫头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老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沈冰彤一眼,“小兄弟,千万别见怪。”

见对方态度谦卑,楚默语气也平和多了。

“小孩子胡闹,我不会介意。”

沈冰彤听到他说自己是小孩子,气得在一旁跺脚生闷气,又不敢发作。

“小兄弟,多谢了。”老人松了一口气。

他一生痴迷武学,遇到楚默这样的人,当然是激动无比,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楚默真的是宗师,那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邂逅!

一名武学宗师的价值,简直无法限量,无论是在军方,还是在各大势力中,但凡能结交到一名宗师级强者,能量都将剧增!只可惜不少宗师都喜欢独来独往,深居简出,各大势力想要巴结都巴结不到。

何况这少年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

这样的人物,简直超出了他的所有认知。

考虑到这些,老人虽然不能确定楚默是不是宗师级强者,但也不敢有半分怠慢。

“小兄弟好气量!刚才我看到小兄弟在修炼,不知道是不是在修炼内力?”老人试探问道。

“算是吧。”楚默这次没有隐瞒,只是也没有说明自己修炼的并不是内力,而是灵力。

“哈哈,真是有缘啊!实不相瞒,我孙女之前也在修炼内力,既然我们和小兄弟是同道中人。咳咳咳,小兄弟,咳咳……”不知道是不是老者太激动,说得好好的,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楚默看向老者,老人体内的“内力”居然比他还要浑厚不少,只不过看内力运行脉路,虽然老者多通了几条脉路,不过大多数脉路阻塞未通,已有脉路同样太过简单,不仅如此,几处经脉竟然还有损伤。

“不好意思小兄弟,年纪大了,这身子也越来越不行了,年轻时参军,虽然杀死了无数鬼子,不过也落下不少旧疾。”

楚默有些狐疑的看向老人,“老先生年轻时曾参过军?”

说起往事,老爷子脸上绽开笑容,“哈哈哈,是啊,我这从部队退下来都二十多年了。说起来,我参军的时候,跟小兄弟现在的年纪差不多呢,好几十年前的事了。”

楚默的父亲,林叔都是从部队出来的,所以楚默对军人天生就有些亲近感,何况还是杀过鬼子的老兵。

华夏儿女,保家卫国,这份情怀,楚默由衷钦佩。

“老先生,你右侧后腰下一寸志室穴,左臂少海穴,左腿脚踝上跗阳穴的暗伤,是那时候留下的吧。”

这次不光是老人,连还在生闷气的沈冰彤都震惊的掉过脸,惊讶的看着楚默。

老爷子曾经在战斗中身受重伤,康复后也留下暗伤,经常疼痛难忍,可是这件事除了沈家人和老爷子曾经的战友,知道的人极少,可是这少年怎么会知道?

连沈冰彤都无法将老人身上所有的暗伤一一记清楚,可是他一个外人,对老人的暗伤简直如数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