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秦大小姐夏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锦墨疏影

角色:秦大小姐夏烟

简介:前世,她被太子算计,本要走进王府的花轿变成了太子府,由璃王妃变成了太子侧妃;
还傻乎乎地拼尽全力扶太子继位,最后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重生一世,她提剑出嫁,新婚当天脱下嫁衣,怒救璃王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奸人得逞,还要断了渣男的美梦,
让渣男血债血偿,改扶自己的夫君登上王位!
某璃王感动不已:“救命之恩,本王定当以身相许,可皇帝命短,本王只想和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

书评专区

欢喜债: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篇福利文啊嘎嘎嘎女主真的超级会玩另外男女主性别转换一下也会很好看

里表世界:灵梦,宝可梦,冬之雪花,彼岸花杀。记录一下作者马甲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恕我直言,能凭脸就不要想着靠才华,主角所谓的军事见解就是百度搜一下然后来回给听众洗脑吗,就一个这个地方很重要反复的,也就后宫亮点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秦落染沐浴过后,和离君彦简单地吃了早膳,就一起坐上了去宫里的马车。

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天,离君彦是皇子,他们要进宫去给皇帝皇后请安谢恩。

一路无话,坐马车到了宫门口,没有皇帝的允许,马车不得进宫,二人又换上软轿,由宫人抬着往宫内走去。

走了一会儿,秦落染感觉有些不对,对跟在一旁的小公公招招手,“敢问公公,这是去哪个宫的路啊?”说话间,一个荷包偷偷塞进了小公公的手里。

按照黎国的规矩,皇子新婚,第二天要先去御乾宫给皇帝请安,再去凤宁宫见皇后,现在他们走的路明显不是不是去御乾宫的路,却也不太像去凤宁宫的路。

小公公借助衣袖的遮挡,接过荷包,颠了颠,分量不轻,脸上立马挂上了灿烂的笑容,“回璃王妃的话,陛下昨夜歇在皇后宫中,今儿个一早就发了话,让奴才们等您和璃王殿下来了直接带您二位去凤宁宫呢。”

说完,看到秦落染皱着眉,又解释道:“王妃不用担心,这条路也是去凤宁宫的,平日里走的那条路昨个儿有个宫女在路上摔倒了,流了好多血,王妃和王爷刚刚新婚,走那条路太晦气了,这条路还近一些。”

“本妃知道了,多谢公公告知。”听小公公说完,秦落染淡淡地说了这一句,然后用手支着脑袋假寐。

虽然小公公说得很隐晦,秦落染却已经猜出了大概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有宫女摔倒了,流了好多血,十有八九是有人故意杀人泄愤,而那个人会是谁,不用猜都知道。

“王妃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您再唤奴才。”小公公说完,躬身退回原来的位置,低着头,跟着队伍一起朝凤宁宫走去。

前面的离君彦听到秦落染和小公公的对话,目光闪了闪,心中对秦落染的好奇又多了两分。

………..

走了大概两刻钟的样子,软轿在凤宁宫的门口停了下来。

“王爷,王妃,凤宁宫到了。”

听到小公公的声音,秦落染睁开眼睛,拒绝了他的搀扶,独自下了软轿,和离君彦并排着朝凤宁宫内走去,刚走到正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皇帝离昊乾爽朗的笑声,看样子昨夜和皇后过得很和谐。

也是,皇后祝菁菁当年是京城第一美人,本来已经定了亲的,当年还是太子的皇帝一见倾心,硬是想办法抢了,这么多年荣宠不衰,连带对离君行也是宠得不行。

“陛下,璃王殿下和璃王妃来了。”

听到身边的太监安吉的话,皇帝离昊乾的笑容淡了两分,摆摆手道:“让他们进来吧。”

秦落染和离君彦进了正殿,才发现离君行也在。

不愧是最会讨皇帝欢心的人,来得比他们还早!

秦落染心中不屑,看到离君行看过来,别开了眼,和离君彦一起走到皇帝和皇后面前跪下,“儿臣(儿媳)见过父皇,见过母后,父皇万安,母后万安。”随后秦落染接过宫女递过来放着两杯茶的托盘,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再次跪下,把托盘举过头,“请父皇和母后喝茶。”

皇帝和皇后也没在这里为难她,很爽快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皇后还给了她一个大红封,“这以后就是皇家儿媳,君彦这么多年身边连个知冷暖的人都没有,你进了门,本宫也就放心了,以后一定要好好过日子,多多为皇家开枝散叶,有什么不懂的或者哪里需要帮忙,随时进宫来找本宫。”

祝皇后这一番话说得也很是漂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对离君彦多好呢,希望他好好过日子呢,其实最想离君彦死的人就是她了。

谁让离君彦手握重兵,是离君行登上皇位上最大的绊脚石呢。

心中再厌恶,秦落染也只能恭恭敬敬的,“儿媳谨遵母后教诲。”

“好了,都平身吧。”皇帝不管是对离君彦还是秦落染都没好感,不然那也不会把他们俩凑对,只是淡淡地看了两眼,便又端起了茶杯。

离君彦和秦落染都不在意也,说了句“谢父皇。”然后起身走到太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宫女端了点心上了茶,两人都只是象征性地喝了抿了一口茶,点心是看也没看。

这宫里的东西还是少吃的好,谁知道干不干净。

“君彦,如果朕没记错的话,三个月之前朕就已经下旨让你回京准备成亲事宜,从西北到京城哪怕是坐马车,两个月也到了,为何你却连昨天的迎亲都没赶上?”

皇帝这番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两个月的路途,你三个月都没走到,还是骑的马,你是对朕的赐婚不满还是对谁不满。

来了来了,也不知道这皇帝到底有多不待见离君彦,父子二人几年未见,离君彦又是新婚,连客套话都没有一句,直接就开始指责。

好在离君彦早就料到他爹是这个德行,早有准备,只见他不紧不慢地从位置上起身走到到刚刚下跪的位置,微微躬了躬身,“父皇明鉴,儿臣接到您的圣旨后安排好一切事宜就动身了,只是儿臣还未出西北就收到了赤炎(敌国)来袭的消息,又折回去御敌,当时儿臣还传了折子回来的啊,父皇没有收到吗?”

“……”皇帝没想到离君彦会这样说,一时间被堵住了,说他没收到消息吗,他堂堂一国皇帝外敌来袭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收到消息,还配做一国之君吗?

那如果不是没有收到消息,就是故意为难离君彦了,离君彦为了黎国的百姓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连成亲都没赶上,你不嘉奖就算了,还责怪?确定这样不会寒了边关将士的心吗?

“二弟,赤炎前些日子来犯是不假,可是为兄好像记得一个多月之前就已经被击退了吧,这月余的时间,二弟就算不快马加鞭也不应该连接亲都没赶到才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这桩婚事或者秦大小姐不满呢,大婚当日,无人接亲不说,到了璃王府门口还被拒之门外,得亏这新娘是秦大小姐这样心胸宽广的人,若是别人,指不定会做出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呢。”

听到离君行的声音,秦落染心中泛起一股厌恶,真是会见缝插针,只要有机会,就毫不犹豫地踩离君彦,而且,当面挑拨这种低劣的手段也真的是入不了眼。

离君彦向来看不上离君行这种行径,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对皇帝道:“皇兄说得没错,退敌后儿臣就动身回京城了,不过这一路上明里暗里的刺杀就没断过,儿臣也受了重伤。”离君彦说着拉开外衫,露出已经渗出血迹的肩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