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顾临渊《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周小蝶

角色:云舒顾临渊

简介:穿越成了恶毒女人怎么办?
谢邀,想再死一次!
原主极品,好吃懒做,水性杨花,为了情郎竟毒害儿女,拳揍公婆,脚踹丈夫!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她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扭转局势——
我真的是个好人,崽崽们看看我吧!

书评专区

大豪门:前期我很喜欢,根正红苗的人,自己不追求权利,保护家族,性格稳重淡然,作者笔力也还可以,本来是有望可以让我看完的书,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大煎饼居然叛变到仙侠玄幻去了,我擦,所以综合来看,这书前期可以粮草以上,中后期就看你喜不喜欢看这种转变了,可能是毒草。哎,经过这次惊吓,我再也不敢相信都市文了

勒胡马:勒胡马因为和《汉祚高门》同题材同期打擂,自然形成比较,赤军老作者了,洗烽录,汉魏文魁从三国到元末写了不少,笔力没问题,行文节奏也没问题,不过因为没有专精的历史方面,对时代和人物的描写都浮于表面,两晋历史明显没有下苦功,相比于汉祚,勒胡马的两晋时代背景和历史人物的纠葛完全没法看,换个名字换个朝代还是一样的种田套路,这就没意思了,祖逖,石勒,石虎是耳熟能详的,是不是王弥、刘曜、王浚就不重要呢,虽然后世不出名,不代表当时他们不是一代枭雄,不能和石勒一争高下,如果说汉祚是沉迷于两晋世家大族的勾心斗角,那勒胡马完全就是不懂两晋的社会形态和政治斗争的历史架空文

浪淘沙:全文透着一股天真,但,思想上算大气。拖沓了点,不太有惊喜。就个人来说,女强文不太喜欢外表描写的像男子的女主。什么浑身充满了肌肉,手指骨架不像一个女子。。感受一下。明明是在看女扮男装却感觉像看是了一个男扮女装文,一些女强文这个强非得是外表也很man,不然就是容易写得外表是女人了,可惜心胸又不够宽广。有点遗憾。不过本文其他都还好,喜欢这类型的女强文可以一看。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以后不许乱说,你要喊一声婶子,人家可是救了你的命。”

牛婶带着孙子回到家,家里的儿媳儿子都在。

“娘,大牛没事儿吧。”牛婶儿子,得知儿子出事,刚着急匆忙赶回来。

“没事儿,这不好好的,全是顾家大儿媳妇云舒,给捞了起来,我的老天爷啊,当时大牛都没呼吸了,云舒伸手就在他胸口按了按,没想到,咱家大牛就醒了。

我就这一个宝贝孙子,要真是大牛没了,我也不活了……。”

牛婶说着,抹了下眼泪。

儿媳妇也跟着抹泪,“娘,回头我也去感谢一下云舒,没想到她那样一个作妖的人,会救咱家大牛。”

***

牛婶提来的是两只大公鸡,留着没用,又不能下蛋。

云舒让李月梅全宰了,晚上炖肉吃。

反正不是自家的,加上家里也有一只大公鸡。

李月梅就全炖了。

土灶上炖着香喷喷的鸡肉。

云舒将那两个大兔腿也烤了,没用任何的佐料,只撒了一点盐,两个大兔腿被烤的焦香美味。

寒寒跟知知蹲在云舒身边,看着她烤着兔腿。

兔肉已经被老黄狗以身检查过了,没毒。

给俩崽子吃,云舒也放心。

李月梅在灶上贴着杂面饼子,看着娘仨蹲在灶膛前,烤着兔肉,没意识的李月梅就笑了起来。

这才叫过日子。

“奶奶,啥时候吃饭啊,娘把兔腿都烤好了。”

李月梅笑道:“马上就好了,饼子好了就吃饭。”

李月梅贴好饼子,出门去,喊了顾小蓉,“出去喊你爹吃饭,再看看你四哥,还在屋里不。”

“在,四哥在屋里躺一下午了,说要饿死了,娘厨房里咋一点吃的都没有啊。”顾小蓉也饿,她偷偷往厨房跑了几趟,没找到吃的。

“就几个饼子,你嫂子吃了,快去喊你四哥起来,要吃饭了。”

李月梅知道儿子跟女儿是啥德性,又连忙交代了句。

“吃饭别说话,家里现在花的可都是你嫂子的钱。”

“娘,她不是要走,咋还呆在咱家啊?”顾小蓉往厨房瞅了一眼。

门口说的话,屋内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云舒往外瞧了下,刚好对上顾小蓉。

顾小蓉吓的哆嗦了下。

“娘,她现在看着比之前还厉害。”

“我觉着你嫂子现在挺好的,快去喊你四哥……。”

顾小蓉喊了顾长远,一听是吃鸡肉,顾长远赶紧从床上起来了。

晚饭虽说是李月梅做的,可他们是因为云舒才吃上肉的。

两只鸡四个腿,云舒俩,知知跟寒寒一人一个。

“娘,你也太偏心了,我可是你亲儿子,要是我大哥回不来,将来你跟爹,还是指望我养老的,鸡腿都不给我吃一个。”

顾长远话刚说完,寒寒立刻冷声说,“四叔,我爹会回来的,你不许说我爹。”

云舒本不想多管的,毕竟她对那男人的确是没任何的印象。

可寒寒跟知知,对亲爹一直带着一股子执念。

云舒心疼儿子。

“顾长远,你嘴巴给我放尊重点,那可是你大哥,你这样诅咒他,你还是他亲弟弟吗?”

“他都四年没回来了,一点音信都没有,谁知道死活啊。”顾长远低声嘟囔。

“是死是活,也不是你说了算。”云舒冷哼。

“明天顾小蓉,顾长远,你们俩去山上捡柴,要是不捡来两捆柴,不许吃饭。”

云舒说完,看向李月梅跟顾大河。

“爹娘,你们同意吗?”

李月梅跟顾大河哪里敢说不同意。

“同意的,自然是同意的,舒娘,你看着办,这个家以后交给你管。”

儿媳妇给钱,还带肉回来。

再说,李月梅也知道,她性子软,丈夫也寡言少话,外头吃了闷亏半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难得家里多了个厉害的主儿。

李月梅反而还很想让云舒厉害点。

李月梅跟顾大河没意见,顾长远跟顾小蓉顿时就害怕了起来。

“娘,你是咋想的,你跟我爹还在,咋能让她当家管事……。”

顾长远说着,见云舒脸色变化,声音也跟着放低了。

“咋,我管家你不同意?那交给你来管家,以后家里开销,你来负责?”

顾长远可不敢接这个茬。

“今天想吃肉,明天就给我弄柴来,要是明天不想去,今天这饭,你们也不必吃了。如果今天吃了这肉,明天不做事,我让你们明天有家回不来。”

云舒话落。

寒寒道:“我明天也要去捡柴……。”

刚才还凶巴巴的云舒,立刻变的温柔似水。

拿着帕子给寒寒擦了下脸上的汗水,“寒寒还小,你跟妹妹不用做事。”

“娘,明天我跟哥哥去割草,喂兔子。”

可怜见的,俩小的都知道干活。

顾小蓉跟顾长远,真的是连个孩子都不如。

寒寒跟知知一人捧着一个小碗,乖巧的趴在桌子上吃肉,鸡肉里面炖了粉条,还贴了杂面饼子,一家人吃的满嘴流油。

原汁原味,鸡肉也香,云舒吃了一大碗,还吃掉了两个饼子。

饭后,李月梅去收拾厨房,云舒则是打了水,从小铁壶里倒出热水,给俩孩子擦洗了下。

云舒带着俩孩子回屋,李月梅收拾好后也回屋去了。

晚上,煤油灯照耀下。

李月梅眯着眼缝着手上的料子。

看着坐在床上捻烟卷的男人。

“村长的女儿不是嫁到县城官老爷家去了,咱给送点东西,让村长媳妇帮忙问问,看有咱家老大的消息不。”

顾大河重声叹息:“都那么多年了,问了好几次,也没个消息,谁说得准……。”

“我觉着老大没事儿,肯定能回来。等老大回来,跟舒娘好好过日子。等家里积攒了点钱,在山脚下买两块好地。”

“能有多少钱,这年头能吃饱就不错了。”

“问问去吧,明天你去问问,家里的母鸡抓上两只,给村长家送去。”

顾大河这才道:“明天再说吧,睡吧睡吧!”

***

次日,云舒起来后,俩孩子也醒了。

“娘,知知又做梦梦到娘了。”

“是吗?”云舒说着,给知知穿上小衣裳,小姑娘衣服破破烂烂的,一条小裙子上好些个补丁,“那知知告诉娘,你梦到啥了?”

“我梦到爹爹回来了,爹爹抱着知知,娘牵着哥哥的手。”

寒寒听着,小脸绷着,“爹肯定会回来的,奶奶说了,爹是大英雄,爹去战场上打仗去了。”

“是,你们爹爹会回来的。”

云舒望着俩孩子,没忍心打破他们的美好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