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七夕子隐哥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之开棺见喜》最新章节

小说:穿越之开棺见喜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水烟萝

角色:云七夕子隐哥哥

简介: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
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
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
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
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
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
呵,真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
可皇上旨意又来了,既与太子无缘,那就嫁给晋王吧!
皇上,您还真爱乱点鸳鸯谱!是王爷又如何,就那货那副高冷的样子,谁爱嫁谁嫁去
等等,那货手里戴的那个玉扳指,怎么那么像害得她穿越的那一个?
于是,从那以后,晋王爷的身后多了一只跟屁虫
“爷,你这玉扳指卖给我可好?”
“你买不起
”某人高傲挑眉
心里问候过某人的祖宗后,云七夕又挤了丝讨好的笑,“爷,你开个价,咱不差钱儿

某人扫她一眼,气定神闲,“此物无价,只传子孙

云七夕瞬间风中凌乱

书评专区

银龙的黑科技:西幻和中式西幻的差距大约有雷锋同志和雷峰塔那么大。仅仅是搞笑桥段有点意思,别的段落不太能看,自嗨还贼二次元。我的革命吧女神PTSD都要犯了。

魔潮起时:作者亂七八糟西幻寫的十恩出色 然後突然回地球 變修仙文根本看不懂

不科学御兽:5,6章了还在交代世界观和外挂,没有剧情跟单机一样。外挂强的离谱,居然不是无敌流,磨磨唧唧的不知道哪有意思

穿越之开棺见喜

《穿越之开棺见喜》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可,云七夕毕竟不是那待审的犯人,她毕竟耐性有限,软语求饶也不是她的风格。

所以,她恼了。

“喂,我说,刚刚救你的人是我,不是别人,要不是有我在,你早被发现了,我好歹救了你,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单连城眉梢一抬,盯着她的目光莫名多了一丝趣味,正欲说什么,却突然听见外面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鸟鸣。

于是他收住了要说的话,将手放在唇边,吹了一声响哨。紧接着,便有脚步声朝着陵墓方向跑来。

拿着剑冲进来的人看见墓室里的场面,脚步滞住,愣了一下,方问道,“爷,你没事吧?”

“还好。”单连城轻描淡写。

“如今怎么办?”那人又问。

“把她带回营地。”

单连城淡淡一句话,就宣布了她的命运。

于是,她被那人像扛麻袋一样十分不温柔地扔在了肩上。她的肋骨撞上他结实的肩膀,痛得她呲牙咧嘴。

“喂,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我……唔……”

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云七夕才刚开口嚷嚷,那人便失去了耐性。她只觉后颈一痛,眼前黑了。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只有一个念头。

这世道,好人做不得啊!

京城外二十里,一行军队驻扎在山脚处。几队身着戎装的守军正在整齐有序地来回巡逻,夜黑风急,几处篝火被吹得火星子乱窜。

主帅的帐篷里,灯火通明。

不停有人忙碌地进进出出,紧张的空气里飘浮着浓浓的血腥味儿。

“爷,您的伤被处理过了?”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坐在床头,仔细查看过单连城的伤口,不由心生疑惑。

“嗯。”单连城简短地应了一声,并未多言。

而不远处的另一座帐篷里,云七夕已经悠然转醒。动了动,才发现手脚已经被捆绑住了。

四周很黑,借着外面隐约透进的光线,她的视线渐渐适应了黑暗,才看清身处的环境。

外面时不时地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和刀剑擦着铠甲的铿然声。

这里就是他说的营地?听起来像是军队扎营的地方。

仔细想想,那个人的确有股子军人的硬气,而且恐怕级别并不低。军人可不好玩,见惯了腥风血雨,杀人就跟削萝卜似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不行,为了自己的小命儿,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蹭到一张桌子边,云七夕背靠着桌子腿,在桌腿上用力地摩擦着手腕上的绳子。

这是个笨方法,却是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不一会儿,里衣汗湿了,双手也软得不像是自己的了。此时的她肠子早已悔成青黑色了。

云七夕啊云七夕,你是善良的人么?动什么狗屁善念啊?

在第N遍问候过某人的十八代祖宗后,大概人家祖宗也听不下去了。终于,她手腕一松,捆绑在她手上的绳子断了。

不再迟疑,她飞快地解开了腿上的绳子,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帐篷门口。

轻轻掀开门帘,露出一条缝往外看。

哟,门口竟然没有守卫?

呵呵,连个看守都不给她安排,还真是有够自信的哈!料定她逃不掉么?

听见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放下了布帘,飞快回到原地,重新坐回地上,伪装出被绑着的假象。

然而脚步声只是从帐篷外经过,便越来越远。

她再一次站了起来。

黑暗里,她伸展了两下麻木的四肢,眼睛眯起了一丝狡黠。

想像那货发现她逃了之后的黑炭脸,她仰天张大嘴巴,无声地大笑了几声。

哼,忘恩负义的男人,姐不陪你玩了,后会无期。

走到门口,猛地一掀布帘,她呆住了。

门外立着一个背影,像是已等候了多时。

于是云七夕抬起来的脚又硬生生地放了回去。

那人转过身来,云七夕认出了他,他不就是一掌打晕她的那个粗鲁的混蛋么?

“姑娘,请跟我来一趟。”戈风面无表情地道。

凭啥?云七夕心里本能地反驳,不过,脸上却是未动声色。

瞧着这态度,不像是打算立刻了结了她,还想请她喝杯茶,唠唠嗑?

“如果我不去呢?”云七夕笑眯眯地抄起了手。

戈风冷着脸盯着她,“如果姑娘……不想死的话。”

嗬,她是吓大的么?

谁怕谁呢?还能比被杀人灭口更坏么?

唇角一撩,她笑了笑,便提步跟了上去。

跟着他进了另一座帐篷,看见床上躺着的人,云七夕惊住了。

最初在墓室里,光线暗,她还看得不甚分明,如今在亮堂的灯光下看来,这货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不仅长得天妒人怨的,而且……他此时只穿了一条黑色亵裤。。

“赤裸裸”的诱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