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天杜雨欣小说《狂武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狂武兵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蛮小强

角色:苗天杜雨欣

简介:苗天邪,人称苗爷
苗爷曾有个牛逼闪闪的称号:血色千人斩
一怒斩千人,敌血染万里
帕米尔高原上的雪峰被敌血染成了红色,依然无法平息天邪的怒火
他不想再看到兄弟们倒下,于是选择了隐居赖克斯岛监狱!被监狱长赶出监狱后,他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到了大都市后他依然不平凡

书评专区

九州·缥缈录:初二读了04年奇幻精选 节选《虎牙》改变了我的人生 直至今日仍能让我流泪

灵域:老夫苦修数栽,观斗破,阅武动,终待主宰现世间,日子一天接一天,只求秦烈万世仙,哪知逆少水章一篇篇,急得老夫发疯癫,肯请苍天树中坚,速把灵域结局捐,好让老夫死不冤,潇潇洒洒离世间,老夫在此誓言宣,赠与逆少一条蕾丝边。

重生之先声夺人:洗地基本素质之一,就是避重就轻,看看下面那些洗地的人说的吧! 不过是调侃“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可原文是什么呢? 就是300个烈士站成一排集体割腕放血,然后几百条红领巾从工厂流水线上飘过去,一路染红。然后为了烈士不失血过多,他们还要一边放学一边输血,所以我们国家的血制品一直很紧张,电视里才经常号召我们要无偿献血。 字里行间的恶意,几乎满溢出来了。 如果真的是小学生这样说,大伙无非认为家教有问题,不懂事。 洗地的这是把作者拉低到小学生的标准来要求啊!有些玩笑能不能开这sb作者心里没点逼数吗

狂武兵王

《狂武兵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苗天邪趴在吧台上,看着眼前美女胸口处,一手摸着脑袋:“那个!可不可以打个欠条?”

“大叔,您别开玩笑了。”女子认为苗天邪还在开玩笑,小脸更红了,看来她很容易害羞。

眼前女子越不好意思苗天邪越觉得有意思,不过被人叫大叔有点不爽,擦的,老子才二十二岁,怎么就成大叔了?但却依然嘿笑着道:“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不和你开玩了。”

女子闻言头低的都快钻进自己的胸罩里去了,双手捏着衣角,用蚊子哼哼一般的声音道:“杜雨欣。”

“叫杜雨欣呀!这名字不错,那个雨欣呀!不开玩笑了,马有失蹄,哥哥兜里钱不够了,打个欠条被。”

“哎呀!大叔!”杜雨欣认为苗天邪还在开玩笑,娇嗔了一声。

杜雨欣那都挺好的,一笑小脸上还带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可这开口闭口的叫大叔,让苗天邪比较郁闷。

“手机放你这,我开车去拉客,房钱够了就回来。”苗天邪说着掏出手机“啪”的一下拍在吧台上。

杜雨欣一看这手机差点晕过去,这手机是崭新的,不过貌似把这手机卖了也不值358元的房费,这就是不到两百元的国产老年机。

“闪开一边去。”就在这时,一位中年男子狠狠的推了苗天邪一把,将其推到一边。

这男子穿着一身名牌,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手上戴着十几万元的劳力士手表,一看就是有钱人。

苗天邪目光一凛,回头看向男子,这男子被看的一哆嗦,仿佛那不是人的眼神一般,太可怖了,不过那感觉一闪而逝,他只当是幻觉而已,没有太在意,趾高气扬的向杜雨欣道:“给我来间最贵的房间。”

杜雨欣面带微笑,语气柔和的带着歉意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最贵的房间没了,现在只有标准间。”

男子闻言脸上横肉一抖:“M的,老子来了你居然敢说没有?”

“非常抱歉,确实没有了,要不我带您先看下标准间,标准间环境也是非常不错的……”杜雨欣一脸愧疚的向男子解释着,同时心里有些害怕,这一大早上来住店的几乎没几个好人,不是赌徒就是大酒包,喝了一夜的酒。

男子端着下巴,贼不溜秋的小眼睛在杜雨欣身上扫来扫去:“成,标准间也行,不过,你的陪我一起睡。”

“啊!”

杜雨欣没想到这位客人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过份要求,一时愣住了。

“啊什么啊?老子有的是钱,说吧,你值多少钱,老子今天就要睡了你。”中年男子厉声大吼,这气势要多凶悍便有多凶悍,吓的杜雨欣浑身一颤。

男子看出杜雨欣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娃子,性格懦弱胆怯,吓唬吓唬一定能把她啪啪了。

杜雨欣花容失色,双腿颤抖:“对、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那样的服务。”

男子一看杜雨欣被吓成了这样,觉得有门:“小丫头片子,我告诉你,老子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呢!你若敢不陪我,我便叫一大帮人来把你轮X了。”

男子越来越凶,说话越来越混,苗天邪看不下去了,脱下了一只拖鞋拿在手里,另一手轻轻的拍了几下男子的肩膀:“嘿嘿嘿!”

中年男子条件反射的回头。

“啪。”

苗天手里那四十号的大拖鞋“啪”的一下抽在了他那五十号的大脸上。

男子被抽的一头栽倒,一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已高高的肿起:“你M吗的敢打我,信不信老子用钱砸死你?”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捏死你?”天邪一步窜了过去,伸手掐住男子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

一百四十几斤的体重,居然被苗天邪一手便举了起来,这的多大的气力呀?男子脖子被掐住,呼吸困难,脸憋的通红,双脚不断的乱蹬,想要开口求饶但却说不出话来!

“大叔,不要呀!会出人命的。”过了半天杜雨欣才反应过来,急忙劝说苗天邪住手。

天邪一手举着男子,回头向杜雨欣咧嘴一笑,漏出了一排招牌式的小白牙,如邻家大哥一般,笑的那叫一个天真无邪:“美女放心、别怕,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杜雨欣闻言心里一暖,感觉眼前这位穿狱服的大叔好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