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观海成安公主《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藕花

角色:许观海成安公主

简介:一道圣旨,将她这位京城第一美人赐婚给了鬼将军,
传闻鬼将军相貌丑陋,嗜血成性
为了退婚,她服毒自杀——
真是愚蠢至极!重生后的许惜颜这样怒骂自己,
转头立刻接下圣旨,欢欢喜喜地上了花轿
鬼将军恐防有诈:“娘子有礼,请你好歹克制一下!”

书评专区

[美娱]肖恩的奋斗:未完结。特别搞笑,主角比较呆萌,金手指不大,但是他特别认真努力,特别真诚。是个平行时空,这里百老汇一直占据主流,电影被视作比较低俗。主角一家是那种特穷狂生型,虽然每个兄弟姐妹在外人看起来很坏,但是家庭氛围好。看到33章

寂灭天骄:后面太基情了。。

论神殿的建立:绝了,设定是我看过最精细,最宏大的星际….np文了。但必须说,拿这本当嫖文看着实有点浪费,女主要慢慢看,开头会觉得就是一二愣子少女,慢慢看就能感受到她的勇敢和善良了,表面贫的不行的描写和感情线下是赤裸裸的黑暗星际,可惜这个更新..追平令我不快乐

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

《大将军的宠妻重生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少女沉静下来,大方开口,“将军,请坐。”

“不必。天色已晚,在下呆得久了,于郡主名声不好。”

许惜颜正想顺势接话,尉迟圭从袖中抽出锦盒,啪地一声,拍在桌上。

“这是灵芝,听说能解百毒,或许小姐用得上。”

然后,带着扳回一局的小小得意,居高临下,打量着这个小女子。

许惜颜有想到,这会是个很难应付的男人。

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难。

他这样干脆利落的导上正题,就是不想给她太多思考和解释的时间。

二人离得近了,许惜颜可以更清楚的看到他那双比常人略浅,琉璃色的眼睛,是如此机警、谨慎。像漫不经心游弋着的猛兽,但时刻准备着,对猎物发动致命一击。

是以他的出招,如此迅速直接,充满杀机。

看来自己准备好的那些,都不能用了。

少女垂眸,只瞬间便做了决定。

正色又施一礼,“小女一时不慎,误为奸人所害,令将军名声蒙羞,还请见谅。”

门外的许观海,不由神色一紧。

女儿竟是如此干脆果断,就低头认错了?

那岂不是把主动权,交给别人?

可想想成安公主那个蠢妇,又实在无奈。

她给女儿下了毒,还生怕别人不知道,闹得京城沸沸扬扬。如今人人皆知,许惜颜因拒婚,才服毒自尽。

回头不管这个谎要怎么圆回来,但尉迟圭的名声,实在是会受到影响。

跟聪明人不要耍太多心眼,尤其是尉迟圭这样武力值爆表的聪明人,否则更容易激怒他。

思前想后,竟是女儿这样直接道歉,才最妥当。

那他呢?

能原谅么?

许观海竖着耳朵,听见一声嗤笑。

“见谅?”

满是嘲讽。

许观海心中一凉,只听女儿重又开口。

“不管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总之已经发生了。唯今之计,亡羊补牢,总比争执对错更重要吧?”

她一不解释,二不推诿,反倒让人觉得态度诚恳。

可尉迟圭道,“我是粗人,没读过书,不懂什么羊啊牢的。我只知道,别人吃了我的,就得吐出来。别人欠了我的,就得讨回来!”

许观海心头一跳。

只听女儿不疾不徐,静静接话。

“将军恩怨分明,自是无错。但若是别人吃了你的东西,就算吐出来,你也亏了。那何不换个方式,比如,让他赔钱?”

男人眉头一挑,揶揄,“你很有钱?”

但原本憋着一肚子火气,在少女清静如水的眼神里,不知不觉消了七八分。

许惜颜仰起小脸,一双黑白分明,微微上挑的明眸,认真看着他。

看得他的心,像是被肉乎乎的小猫爪子轻轻挠动似的。

微痒,酥麻,又惬意。

“将军重任在肩,想来在京中呆不长久,便依旧要去平乱。尉迟一家初至京城,人生地不熟,想来,是需要一个引路人的吧?”

许观海双眸一亮。

高啊!

朝堂之事,远比世人想象更加龌龊。

尉迟圭虽是御前第一红人,但眼红他,妒忌他这么快发达的,必定不在少数。

就算不敢明着对尉迟圭使坏,但对着尉迟家人下手,可不要太容易哦。

尤其尉迟家已经落魄多年,说白了就是一群普通市井百姓,乍然重回富贵,心态能不失衡?可教养见识又跟不上了,想不犯错都难。

到时尉迟圭在前线拼死拼活立功,说不定还不够家里人拖后腿,将功赎罪的。

如果许家此时出手,帮助尉迟家在京城安顿下来。岂不就能大大交好于尉迟圭,也算弥补了之前的过失?

而这,就是许惜颜在会面之前,紧急琢磨出的另外七分把握了。

既然尉迟圭是个有野心,又谨慎的人。

那么生撕虎豹,高垒京观那些凶恶之事,只怕就是此人故意做出来的保护色。

为了求胜,他得用一些非常手段,让敌人畏惧。

为了得到重用,他也得用些非常流言,好让皇上放心。

否则,他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无名小卒,突然爬得那么高,还聪明谨慎,野心勃勃的话,谁不忌惮?

于是,他就成了世人嘴里的鬼将军。

换作自己,一无所有,好不容易才从最底层爬起来,眼下最想要的,会是什么?

自然是——保住富贵!

比之相比,高门贵女拒婚带来的颜面受损,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只要还保有功名富贵,面子,迟早可以挣回来。

但若是失了功名富贵,再有面子,也是虚的。就跟纸老虎一般,一戳就破。

所以少女自信,自己提出的,是尉迟圭绝对无法拒绝的理由。

尉迟圭,看着眼前的少女。

暖暖的橘黄灯火下,她的眼神越发黑白分明,明澈清净。

尉迟圭突然无端端,又分起神来。

如今她年纪还小,仍带童稚。等她长成,这一双媚眼不知会怎样顾盼生辉,不可方物。

而如今,只如山间清泉,一望到底。

认真,诚恳。

或许,这样的眼神,是没人能够拒绝的。

但回过神来的尉迟圭,偏偏浓眉一挑,拒绝了。

“你,还小。”

也许女孩没有别的居心。

但她的家人呢?她的宗族呢?

尉迟家早已破落,他自少年丧父后,更是小小年纪,便尝尽生活艰辛。如今还肩负重振家业的重任,就绝不可能凭着一时好恶,将阖家老小的性命,交到这么一个小丫头身上。

他忽地有些怕自己心软,似是不想再谈,转身欲走。

“又或者,是将军太老,已经失去信任的勇气?”

少女的质问,轻轻柔柔,脱口而出。

男人脚步站定。

突然,咧开大嘴,露出一口雪亮白牙。

笑了。

除了眼睛,这口白牙,是他脸上最为明亮动人之处。

只可惜,他此刻的笑意并不开怀,反带着不加掩饰的嘲讽,以及自嘲。

“本将军今年虽才二十,入伍却已足有四年。经历过的血战,留下的伤疤,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经过的!

可就算人人皆知,本将军是从这刀山血海里,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功劳,却还是经常被人说成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你才几岁?

哦,好像才十五?一个小丫头片子,凭什么要本将军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