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苏安许珂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

角色:苏安许珂

简介:五年前,整个江城都知道她是上不了台面的拖油瓶,出身低微,不学无术;被逼算计走投无路远走异国他乡
  五年后,她反杀回去,成了整个江城都高不可攀的女神;势必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手撕渣男贱女
  

书评专区

超级掌门:我觉得死师姐灭门反而是高潮的开始,灵山是一个小门派,又夹在一些大势力大门派之间,发展空间有限,正派约束也多,不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所以真不如让灵山I灭门,主角从此海阔天空,空间就大了

有妖气客栈:评论来自@挑嘴的乌鸦 :主要讲述穿越者到了一个有妖有怪的世界,从便宜老爹那继承了一家客栈,然后还得到了客栈系统这个金手指,从此开启种田模式。其实从目前出现的线索分析,如果没有金手指,主角应该一样牛逼。  本书文笔干净简练,人物塑造更是鲜活有趣,以客栈为中心,将架构的世界徐徐展开。  其中掺入了 《山海经》《奇异雑谈》等众多中国神话人物神兽妖兽鬼怪,用一个个的小故事串联起故事线路,以主角的视角讲故事。  故事基本上都发生在客栈,类似于场景剧,但却意外的有趣,不会觉得乏味。  总之人物塑造,故事设计,背景设计都很不错,算是佳作。

韩娱之天王:刷B站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东蛋演唱会的再次重逢的世界,刷群的时候知道今天是少时出道9周年,听着歌还是莫名心塞的感觉,如果可以如果的话,现在的少时应该是最幸福的吧,九九归一,不知怎么想起天王这本书。虽然前面点评这本书被我喷的一无是处,但我还是很希望真实的她们可以有诸如韩娱男主可以宠着她们,她们不用丢了笑然后因为世事变化一路丢失美好,不再让永远是少女时代变成一句空话。一直天真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只是因为春风拂过而摇摆为了美好而歌唱。人终归是期待着美好的,入坑可能也是因为写手笔下的她们太光亮而这个世界太黑暗,才会想飞蛾一样走向她们。再次重逢的世界 我不知道为何用这么一首歌当做出道曲是什么考虑(接勋)

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

《全球都在等着我和首富离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心心,你知不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

梅家 的 闹剧刚结束,梅奕心就接到了好友电话。

那边咋咋呼呼的,像是有什么惊天消息一样。

“我遇见你们家当初被赶出国的 继女了,我跟你说,你们家幸好将人赶出国了,就那张狐媚子脸,她今天在1988走一圈,那群男人的哈喇子都快留到地上了。”

“你别这么说姐姐,”梅奕心看了眼客厅里坐着的人,语气带着 点点微叹。

“我怎么不能说了,当初她睡了江城贵胄,顾先生是她能睡的?一个拖油瓶,妄想爬上枝头做凤凰?她想什么呢?今天 还在1988跟我叫板?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搞死她。”

骆晴一想起苏安让她下不来台,心中就一团团的火在往上冒。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跟她计较了,”梅奕心温柔的劝着。

“姐姐可能在国外待久了,不知道国内的人情世故,你是仙女,就不要跟她一般计较了,”梅奕心这话,句句都在为了苏安。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们二人姐妹情深呢!

骆晴听到梅奕心这么说,心情顿时好了大半。

哼了哼:“那我就看在你的面子 上放她一马,不跟她一般见识。”

“是啦是啦!你最好了,”梅奕心笑道。

“我可跟你说,这么几年过去了,你们家那个继女仍旧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小心一点,可别被她欺负了。”

“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你别这么说。”

“你就是太好心,太 善良了才会被她欺负,她那样的人,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十八岁就知道爬男人的床了。”

“晴晴,你这话就过分了。”

“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不睡,她睡了江城贵公子顾以深,她还真是厉害。”

骆晴及其不屑的冷嗤 着。

江城首富顾以深,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男人。

却被一个上不 了台面的继女给睡了。

当初大家 知道 这个事儿的时候,可差点没气到吐血。

“心心,我们要去澜君阁吃点东西,你去吗?”

“不是说那地方很难排队吗?”

“我们已经让人去排着了,快到我们了,来吗?”

“你们去吧,我就不来了,今天 我弟弟生日。”

“那好吧!你看看,还是心心好,,弟弟生日老老实实在家陪家人,不像那个继女,哼————。”

客厅里,梅修远跟秦思都坐在沙发上。

听着梅奕心打这通电话。

直到她聊了两句把电话挂了,梅修远望着她:“怎么了?”

“姐姐在1988跟晴晴发生了点冲突,”梅奕心如实回答。

秦思闻言,眉头紧了紧,看了眼梅奕心。

梅修远虽然没说话,但明显觉得他不高兴了。

“奕泽、你到楼上去,”秦思见情况不对劲,支开了尚未成年的儿子。

“我跟你们说,梅家不能出丑闻,你们在外都给我注意点,”梅修远的仕途远比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重要。

“我知道的爸爸,姐姐那边我见着了,也会劝的。”

“恩,还是心心懂事。”

梅修远说完,深深的看了眼秦思。

澜君阁里,许珂推门进去 ,见自家老板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抬手抽烟,气质矜贵,姿态孤傲。

“先生,苏小姐已经走了。”

“恩,,”男人吐了口烟圈,漫不经心道。

“外面关于苏小姐将人灌到ICU的新闻————,”许珂说着,看了眼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

“去查查,是谁的手痒了,”敢动他顾以深的女人。

“明白,”许珂回应。

许珂跟了顾以深五年,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楼下什么声音?这么吵闹?”

包厢里,顾以深 听到 楼下的嚷嚷声,眉头紧了紧。

“我下去看看。”

不一会儿,许珂上来:“楼下有两个小姑娘自己没来排队,现在却想进来吃饭。”

“自己没来排队?”顾以深挑了挑眉头。

“应该是让司机或者朋友来排的队,”许珂解释。

顾以深冷哼了声,将手中的半截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跟店长说,今晚打烊了,不营业,问什么原因,就说有人闹事儿。”

许珂:………..还是老板狠。

楼底下的那两个小姑娘只怕是惨了。

果然,如许珂所想。

正在排队的人,一听到这个消息都炸了毛,纷纷将矛头指向那两个闹事的小姑娘。

指指点点 的,就差用口水淹死她们了。

“晴晴,你不是说可以的吗?现在怎么回事儿啊?”

“我哪里知道啊!”骆晴抬手挡住脸,似乎很害怕她们拿手机拍自己。

“快走,快走,真是晦气,”她一边说着 ,一边拉着朋友离开。

直到走远了才停下来,淬了声:“真是倒霉,今天 一天干什么都不顺。”

“怎么不顺了?你弄梅家那个 继女的时候不是挺顺利的吗?”

“也就这个事儿能让我找点安慰了,” 骆晴一想到梅家那个继女都敢到自己 头上叫板就来气。

“也就是梅奕心好脾气,这种女人,换做是我,我肯定把她撕个稀巴烂,算个什么东西。”

“好啦好啦 ,知道你厉害。”

路上,坐在副驾驶的 许珂接了通电话,粗略的回应了几句,收了电话,侧过身子望着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

暖黄的灯光照在他脸面。

让他神色忽明忽暗。

看不清这人是真睡还是假寐。

“老板,”许珂试探性的喊了句。

“恩,”男人回应。

“苏小姐回酒店了。”

“恩。”

“我们的人说,苏小姐的秘书正在找GD公司附近比较高档的住宅,似乎有意想买。”

微眯着眼的男人睁开眼帘,蹙眉问道:“GD公司附近有什么高档楼盘是我们的?”

许珂想了想:“有四五个。”

“去办,苏小姐买哪户,把她对面的跟楼上楼下的全买下来。”

许珂心想,财大气粗,财大气粗啊!

为了追女人真是下血本。

“好。”

“粥吃了吗?”顾先生又问。

许珂,沉默了一阵,想了想,还是说实话:“我们的人说,出了澜君阁,苏小姐就把粥——————给路边乞丐了。”

顾以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