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夏雨王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四四石榴

角色:夏雨王娟

简介:前世直到临死前,夏雨才看清楚了闺蜜的丑恶嘴脸,
如果还有下辈子,她一定好好和他过日子,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挑唆
再一睁眼,她就看到了床头的大红喜字,还有那端坐在眼前的、活生生的男人……

书评专区

悟空传:打一顿他就会好好说话了

伊拉克风云:原谅我现在才看到这本书,熬过开头之后实在是太精彩了!有情感的冲突也有大时代的跌宕风云,现代的这种运筹帷幄发展国家,看起来真是太带感了!

左道江湖:初看还行,不过,男主明明是现代社会穿越到古代高武(末法时代、修仙残留),思想作风越来越古人,除了偶尔吐槽两句,你的现代知识被狗吃了?最重要的,你的思维逻辑方式也他妈的被同化了。作者只适合10年前的风格,想强行改行,还是又跑回原样了

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

《重生七零:我家娇妻医术高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反应过来的王娟瞪着一双大眼,指着夏雨刚要开口,就被她抢了先。

“你不就是妒忌我嫁给了为先吗?你要真的喜欢他,为什么会在他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抛弃他?看着他娶了我你又不甘心地跑来无理取闹?昨天要不是你跟我说的那一大通乱七八糟的话,我怎么会把自己的婚礼给闹的鸡飞狗跳?我都已经出尽洋相了你还不满意吗?一大早的还要来找我的麻烦?你当我是好欺负的是不是?”

不就是做个白莲花吗?当谁不会?王娟!你这辈子最好把自己脖子洗干净,等着我虐。不把你虐死,我就不是夏雨。

客厅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夏雨已经说出来了不是吗?王娟气的想杀人,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土包子居然把自己昨天挑唆她的话当着楚家人的面都说了出来。

这不是啪啪啪打她的脸吗?

刘晓琴是第一个沉下脸来的人。提起昨天的事她就生气,没想到这个王娟平时看着乖巧伶俐,原来心思那么恶毒。退了他儿子的婚约就算了,还去挑唆她儿媳妇。

说什么人家就是个替身,替她跟她儿子结婚。只要她儿子的腿一好,就会跟儿媳妇离婚娶她。

这怎么可能?说的是什么鬼话?

他们楚家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没道德底线的事,难怪儿媳妇要闹。换她她也闹,那还是人吗?

原以为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儿知根知底的,谁知道自己就是个睁眼瞎,根本就没看清王娟的为人。一大早的来她家里欺负她儿媳妇,是昨天的热闹没叫人看够,今天继续闹的不可开交让人看笑话?

楚博明望了眼夏雨的手,见她手好好的,不由得松了口气。

对于王娟的行为,他一个男人也不好说什么,所以就没出声,冷着脸回房去了。

楚香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走到王娟身边,抱着她,安抚她。

“娟姐!你没事吧!怎么走路也不小心点,撞到了那乡巴佬。”

刘晓琴心里正恼恨王娟大清早的来他们家找麻烦,见自己女儿胳膊肘往外拐,气的火冒三丈。可王娟的父亲到底是老头子的顶头上司,她也不好做的太过。

“我没撞到她,她是自己摔倒的。”王娟反应了过来,开始给自己辩解。

夏雨在心里冷笑,面上却是怯怯的,还哆嗦了一下,像是被王娟的话吓到了。

抬起眼,红着眼眶:“我是傻子吗?要自己摔倒。明明是你撞倒了我,还敢做不敢认。是不是连昨天那话你都不敢认了?算了,你要真不敢认,我就自认倒霉,算是我自己摔倒的好了。”

这话其实很伤人的。

王娟被噎的没有言语回答。是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

认吧!有损于自己在楚家人眼里的形象。

不认吧!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你说,这是叫她认呢还是不认呢?要单单只掰扯今天早上的事,她可以不认。可牵连到昨天的事,她要是否认那就是心虚。明明这土包子刚刚才来哪里会认识她?认识她那不就是有接触过吗?

哪怕那话不是她说的,也会被楚家人误会是她说的,不然怎么可能点拨的那么清楚明白?听楚香香昨晚跟她说,这土包子把她昨天的穿戴都讲出来了。

她要还不认,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就在王娟考虑是要认还是不认的时候,刘晓琴什么都没说,端过她拿来的包子塞到了她手里,不客气地开口。

“娟儿!为先已经结婚了,你们已经没关系了,谢谢你的一番心意,阿姨心领了。以后要没什么特殊的事,你也别再过来了,对你的影响不好。走吧!回去吧!被人看见,又不知道得把我们家为先编排成什么样。”

“阿姨!……!”王娟一脸的便秘神色,低头看着手里的包子,不想走,可奈何刘晓琴的力气大,硬是把她给推出了门去。

返回来还恶狠狠地瞪了眼楚香香,看女儿没什么反应,刘晓琴干脆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以后要再帮着王娟欺负嫂子,我第一个不饶你。”

“妈!疼疼疼疼!”楚香香白了眼夏雨,敢怒不敢言的凶狠,不情不愿地回答,“知道了。”

报了前世王娟在今天对付自己的仇,夏雨的心情好了许多,连忙拿来扫帚拖把,把餐厅的地板整理干净,然后帮着婆婆摆桌子吃饭。

想着今天他们要搬到一楼来,夏雨赶紧上楼去看看楚为先起来了没有,好趁着家里人多,把他给弄下来。一会儿公公婆婆都去上班了,她一个人哪儿有力气?

上去发现楚为先已经坐在轮椅上了,应该是简单地洗漱过了,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为什么那么做?”

她一上去,楚为先冷着一张脸,毫不客气地问,语气里明显的带着一丝怒。

夏雨一愣,要不是前世知道他对王娟无意,差点就要误会了。

“做什么?”她故意装不知,淡淡地笑着。

抬起眼眸,望着眼前笑的好不无辜的小媳妇,楚为先不知道怎么搞的,心里就有气。整别人不要紧,要是不小心把自己伤了怎么办?

瓷盘摔在地上可是会溅起锋利的瓷器碎片的,万一割到了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看男人不吭声,夏雨凑过脸去,笑眯眯地问:“怎么?你都看见了?心疼了?可谁让她昨天说那些话让我下不来台的?我报复她一下也好让她知道我不好惹。还有,你是我男人,不想看见她天天苍蝇似地围着你。”

“苍蝇?”楚为先差点被小媳妇的话给气死,“她是苍蝇那我是什么?臭狗屎?”

一看男人的脸色阴恻恻的,夏雨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可到了这份上了,也不能承认自己错了,不然气场上就输了。

梗着脖子傲娇地回答:“我男人怎么可能是臭狗屎?为先!你能不能不要见识浅薄?苍蝇怎么可能只围着臭狗屎转?它也围着人转的好不好?”

说完指着一只停在楚为先手臂上搓前腿的苍蝇:“你看你看,那不就来了吗?王娟在我眼里就是它,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