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香柳月芽小说《八零:矿主大佬的泼辣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矿主大佬的泼辣小娇妻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柳之易

角色:张桂香柳月芽

简介:她是金碾子村的泼辣女子,命里克夫,无人敢娶
他是人称活阎王的村中一霸,无人敢嫁
直到有一天,村里人见到两人在山中亲密暧昧,
于是全村人都在等着看两个祸害成婚后的笑话
结果——
活阎王成为了有名的金矿主,将泼辣娇妻宠得更加无法无天
而她办起了食品加工厂,生意蒸蒸日上,小日子过得更加红火!

书评专区

亡灵持政:这本书给我的感觉,有点像收到一瓶包装华美瓶身镶钻的名贵香水,或者是在豪华游轮的顶级餐厅上享受一顿米其林大餐。文字的感官体验远超剧情和内容(剧情单拎出来不算特别出色),对某件物品,某个人的外貌描摹,就像在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抚摸着他们,明明可以说是堆砌的词句,但并不生硬低级,而是营造出一种狂乱无序,奢靡华丽的气氛——光是这份描写的功力,足可以和大部分爽文小白文拉开距离。读这篇文让我想到了《蝴蝶梦》,《傲慢与偏见》这样典型的英国文学。如果和我一样喜欢感官体验,喜欢华美词句营造的氛围的朋友们可以入坑试试。

法海戒色记:因为TJ的太久,已经忘了写的什么内容了。然而能被我记住书名的书,寥寥几部肯定都是精品。看了下好像最近作者出宫了,然而刚出宫又被河蟹了。

史上第一祖师爷:无女主穿越系统修仙文。“祖师爷的徒弟都是主角,他们分别是萧炎(斗破苍穹)、洪易(阳神)、王林(仙逆)和石昊(完美世界)。”看此书,你怕了吗?

八零:矿主大佬的泼辣小娇妻

《八零:矿主大佬的泼辣小娇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薛金枝坐在地上干嚎,眯着眼睛看着院门口的人越来越多,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心下得意,更加卖力表演起来。

“听说你撞破了头昏迷不醒,我这当奶奶的心里难受过来看看你,你咋能说那么伤人的话呢,说什么生老病死各不相干,这是让奶奶今后连登门也不让了啊!呜呜呜,老二啊,你走的太早了啊!”

这村里没秘密,谁都知道薛金枝平时是个什么德行,要说她知道柳月芽撞了头来看望,打死也不相信,不过来踩两脚就不错了。

虽然他们对这寡妇母女也有点敬而远之,也不过是因为之前薛金枝到处宣扬的两母女不吉利,谁沾上谁倒霉。

这年头日子都过得紧张,现在状况好一些,谁也不愿意多沾点倒霉气,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久而久之也都不和这母女两个接触了。

但是这让自家婆母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有人看了一眼地上哭得干打雷不下雨的薛金枝,又抬头冲着柳月芽喊了一嗓子,“这有啥话好好说,月芽,快把你奶奶扶起来!”

柳月芽看了一眼王小翠,“难道你就看着自己婆婆这么坐在地上吗?”

王小翠脸涨得通红,她这不是看婆婆好容易卖个惨,她在旁边等着捡便宜么,哪知道这死丫头一说好像成了她的错一样。

她心里恨得直咬牙,但是手上不敢怠慢,赶紧扶起地上的薛金枝,对着柳月芽又装出一个长辈慈爱的笑,“今天啊,我和你奶奶也是听说你撞了头,不管这村里怎么议论啊,咱还是亲人不是?就算这分了家,这骨肉血亲的还能真断了不成?你奶奶就是嘴厉害点,其实心里啊,可疼着你了,这不就拉着我过来看看你嘛!”

“大娘说错了,我们不止是分家,还断了关系!赡养费也一次性付完了!”

柳月芽说到这抬起头看了眼院外围观的几个村民,“各位叔叔、大爷,婶婶、大娘们可能有的不知道,我奶奶和我们娘两个三个月前已经断了关系,当时我奶奶拿了二百的赡养费,说过以后婚丧嫁娶,老死不相往来,这事村长知道,所以在这里我也和各位说一下,以后我除了还姓柳,但是和之前的柳家再无任何关系!”

村民们立刻小声议论起来。

“对啊,当初这薛老太太可是说老付家给的二百礼钱她不退,让这母女两个自己想办法的,这些钱就当以后给他们老两口的养老钱了。”

“对,我也想起来了,当时好像就是薛老太太自己说的,以后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各不相干,这咋自己大孙子结婚就又要来逼人家娘两个呢?”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想呢这娘俩怎么任由自己婆婆坐地上哭呢!”

这件事还真有很多村民不知道。

毕竟这么多户人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八卦的。

但是听到断了关系有的村民觉得早就该断,毕竟薛金枝什么样大家都知道。

也有的眼里带着担忧,这娘两个本来就家里没个男人顶门,这再断了关系岂不是日子更难过。

柳月芽不管村民们怎么想,她只是让更多人知道两家断了关系就行了。

村民们看薛金枝的眼神越来越鄙夷,都和人家断了关系了,还跑人家这来要钱,太不要脸了!

“所以,柳宝顺是结婚还是生孩子也就别想着管我们要钱了!”

柳月芽说完又顿了一下,“下次再有不相干的人不请自来……就不要怪我乱棍打出!”

这才是她今天真正想说的话,都没关系了,以后薛金枝和王小翠要是再来,这些村民别想着再给她讲什么仁义道德的!

仁义道德那是对人的,薛金枝他们不配!

薛金枝一听这话傻眼了,什么?反了她了!还要乱棍打出?!

王小翠连忙冲着大家解释,“你看看这孩子说的什么话,还乱棍打出!我们就是来通知她们娘两个到时候去吃个席,没别的意思,这不即使断了关系也还有血缘嘛!既然她们娘两个不领情我们以后有事也不通知了!”

儿子再过两三个月就结婚了,她还得保持着一个好名声。

王小翠还没等叫上薛金枝离开,就听见宝蛋嗷嗷大叫,“娘、娘,救我!”

众人一看,李奶奶一只手提溜着宝蛋的脖领子把他拎出来了。

宝蛋大叫着,“娘,你快和奶奶进屋去吃鸡肉,太香了,这老太婆不让我拿,你们两个快进去抢啊!”

王小翠一听这话差点没气个倒仰,她在这费劲巴力的圆谎,结果这败家孩子整出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