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又娇又飒长公主赵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她又娇又飒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想开花的仙人球

角色:长公主赵小姐

简介:\”二房不听话,远远的嫁了;
白莲花作妖,远远的嫁了;
渣男找茬,远远的嫁了;
婆婆不喜,额,这个不能远远的嫁了
无妨,本王妃有才又有财,温柔贤惠天下皆知,挑我的不是,你确定不是你想不开?\”

书评专区

邪恶驱鬼师:黑暗度:高都市黑文,主角是猥琐小人,文笔一般化,因黑文故收 ps:果然我还是喜欢搞屠杀的魔道枭雄,这种文看不下去啊

龙阙:前期的男主搞笑是挺搞笑的,但真的很像一个被人道主义阉割的智障,尽管作者反复提及男主有多貌美,待人以诚,没有心机却很有成算,但真的很一言难尽……

前世老婆找上门:MDZZ!静坐翻小说,绿帽找上门。另外三十二变这位作者写的书真是一本比一本口味重,这是纯爱写多了打算向矽统转型吗??

王妃她又娇又飒

《王妃她又娇又飒》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接着,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表妹,你怎么能这么想。”

“表哥无能,不能八抬大轿迎你入府,成亲后便去求祖母成全,怎么也会给你个名分的。”

“李小姐也是知书达理之人,她日后应不会为难你的。”

“表哥的心里始终有你,以后万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表哥,有你这句话,月如为奴为婢也无怨无悔,”女子深情的回道。

好个情深意切啊,听到这里不用在听,便也知道他们口中的李小姐是自己了。

这样的男人,对心爱的女人负不起责任。

指望着未来的妻子通情达理,让他与青梅竹马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恩爱。

他们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宽宏大量了?

是她李泽微平时经营的贤良淑德的名声太好了吗?

还是自己的外貌给了世人软弱可欺的错觉。

罢了,那她就好人做到底,成全这对痴情怨女。

虽没想着在这个朝代,能只有两个人相守到老。

但如今这还没嫁过去那,未来夫君就想着,给自己心爱的表妹一个名分。

将来就算自己强势,娘家扶持,怕不是个平妻也会是个贵妾。

这青梅竹马之间的第三者,恶毒女配角的戏码她可没兴趣。

姐以前,混的可是主角那一行当。

更何况还敢在他人府中偷偷相会,一个是被眼泪冲昏了头脑,另一个的眼泪到底有几分真心还真不好说。

这样的人家,即使能一生庸庸碌碌活到老,但是难道我李泽微就不值得更好的吗。

于是,调整到震惊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几步绕过去。

山后的男女见到来人,及她身后的一群人之后,都看起来很吃惊、很意外。

果不其然,男的正是自己自幼定亲的太尉府长子刘文川,他对面站着的女子是太尉大人继室张氏的侄女,户部侍郎府张月如。

女子急急开口,“李小姐,您误会了,我与表哥之间清清白白,没有其他逾矩行为。今日是我来找表哥与他道别,日后我们在也不会相见了,您千万不要误会表哥。”

语毕,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却还是哭的梨花带雨。

李泽微想,果真是若风扶柳楚楚动人,是个男人都会垂怜吧。

可惜她不是男人,这种装可怜扮柔弱的戏码,她见的估计快赶得上张小姐吃的米了。

实在是现在的身份、环境都不适合了,否则按戏里对付白莲花的套路,直接开撕,然后按在地上摩擦。

现在,只能想想过过瘾了。

他的未婚夫,太尉府刘文川刘公子见到心爱的表妹,首先是为自己解释,全然不顾及自己,心中大是感动。

拉过张小姐到自己身后,面上稍有愧色的对李泽微道:“李姑娘,你我婚约乃祖父相定,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文川不敢不从。”

“但是表妹自小与我一起长大,日后也自不会让他越过你的。”

李泽微被他这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逗笑了,好大一张脸。

她果真也笑出来了,“清清白白,张姑娘这是欺我眼拙,还是当所有人都是瞎的?”

“虽然咱们大齐对女子不像前朝那般拘束,但是这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还叫没有逾矩,我到是不懂了要如何才算逾矩?”

“李小姐,今日之事与月如无关,你不要为难她,我们之间的事,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日后你该有的体面一样不会少了,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刘文川带着微怒的口吻开口。

一个尚书之女,有婚约在身,撞破了她又能如何。

他只是纳个妾提前让她看到了而已,以他的家世地位如今家中还没有通房妾侍,只是对自己表妹多了份喜爱,日后要纳进府而已,相比京中其他世家子弟已经好太多了,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呵呵,这是什么世道,捉奸的还没发怒,这被捉的倒是先委屈上了,”张溪月嘲讽道。

“哎,溪月姐姐你这自小就在规矩礼仪下长大的人就不懂了,这不就是那戏文里演的情比金坚,真爱无敌呀,哈哈,”刘靖瑶嬉笑着帮腔。

“泽微,你放心,今日之事我们都亲眼所见,我看谁敢跌倒黑白,在后边胡说八道,”萧玉诗这话是说给刘文川听的。

纵使你是太尉之子,权大势大又如何。

如果今日是李泽微一人,你还可能以权势压人,让这件事轻拿轻放就这么过去。

但是今日这么多人在场,难道你还能堵住悠悠众口。

李泽微感激的看着他们,这种事一般人都是能躲则躲,而他们选择坚定的站在自己身后,不管是出于什么考量,这份情必然是要承的。

“今日之事既然涉及到我了,日后若有需要少不得各位小姐说句公道话,这份感情泽微铭记在心。”

众人看着脸上有歉意、有委屈、有坚定的李泽微略一欠身,明白了,今日这事她是不打算善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