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琅林妙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超级妖婿》最新章节

小说:超级妖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渣渣楚

角色:陈琅林妙彤

简介:入赘林家三年,受尽屈辱,任人轻贱的废物陈琅,因一次意外觉醒前世记忆,重铸神魂,以寂灭造化神通,逆袭女神,重归巅峰!

书评专区

乌纱:乌纱(作者:西风紧,字数:144.8万字)题材:历史 后宫 金手指情节:A+文笔:S-感情:A+人物刻画:A+新意:A-压抑度:S+总评:A+评:1.西风紧少年时期的作品,需要铠甲勇士级别的防御…..2.死女:回忆中的表妹+公主朱徽婧。-303.方素婉…..在主角接手之前已经被调教得很好了…..-504.主角的后娘吴氏….西风紧美妙之旅的起点,暗黑风格开始觉醒。+605.这几天通览了一下西风紧的早期作品得出一个结论,这种阴郁的风格的形成原因主要是在古代玩甚至比现代还要禁忌的手法…..一方面是封建礼制的压迫,另一方面是无法抑制的邪念。并且西风紧笔下的人物基本上都是有欲没爱,纯粹的感情并不多,大部分是利益交换。咳咳,当然也不是没有……或者说只有那一种。6.这位老司机的文笔、情节构思都是上乘….据我了解,大部分网文作者在写作过程中很少使用心理描写,主要原因是心理描写要代入进角色,耗费的时间太多,不划算,所以市场上也多是无脑快餐文,当然他们十有八九也写不出来…..我个人很喜欢西风紧的风格,就比如在《绝命毒师》中我个人很喜欢S03E10,整整一集都在打苍蝇,但并非没有实质意义,老白的偏执和病态已经开始显露出来,压抑感和无力感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女主:(https:\u002F\u002Ftieba.baidu.com\u002Fp\u002F7105364741?pn=1,@秋日枫叶岫)1.张盈:c,江湖侠女,相貌与主角死去的表妹颇为相似,开始时化名笛姑与主角接触,在船上主角被暗杀时救了主角,后来在被官兵围剿时也被主角救了几次,由此对主角产生情愫,后来在其朋友沈碧瑶的主持下与主角成婚,成婚后开始时候爱吃醋,讨厌主角有其它女人,甚至因为这事与主角分居一段时间,后来想通了,选择支持主角的事业,是最爱主角的女主之一,最后结局是成为皇后2.沈碧瑶:c,沈家的掌门人,富可敌国,其祖父因与朝廷大臣叶某交好而定下与其孙子叶枫的婚约,后来因为李家有女子爱慕叶枫,选择暗地里买通人陷害她,割下了她的乳头,使其无法与叶枫成亲,后来得知主角的事后同情主角,并因与主角有共同的复仇目标而帮助主角,并在一次与主角分离时反qb主角,并成功怀了主角的女儿,后来在临盆时问主角是否爱她,主角说爱她而彻底归心,并用自己的钱财与人脉帮助主角的事业,结局成为贵妃3.秦玉莲:c,女将军,因为主角的英勇身姿和英雄救美而爱上主角,因为主角的拒绝而选择跟在主角身边,最后被主角收了,成为主角妃子之一4.杨选侍:c,宫中选侍,开始时被客氏逼迫与张问欢好,在此过程中逐渐被主角的魅力吸引而爱上主角,并多次向主角通风报信帮助主角,最后主角选择接受她的情谊,结局成为主角的妃子之一5.韩阿妹:c,明教圣姑,在主角落难时与主角相识,在相处过程中逐渐喜欢上主角,后来受主角招安,并为了安抚手下选择与主角联姻(主角不zhangying同意,然后把主角强上了6.),从此归心于主角,结局成为主角的妃子之一6.玄月:c,主角的贴身侍卫,开始时是张盈的手下,然后派给保护主角的安全,为人忠心,结局成为主角妃子之一7.余琴心:c,原为歌舞伎(卖艺不卖身),但被司礼监掌印看中后成为他的女人,并因为一些阴谋选择接触主角,后来在此期间喜欢上主角,被主角破c,选择叛变,之后彻底归心于主角,结局成为主角妃子之一8.罗娉儿:c,官家女,张问手下为了讨好张问,求亲后嫁给张问,结局成为主角妃子之一9.张嫣:c,皇帝朱由校的皇后,和张盈是亲姐妹,由于年纪太小而没有选择临幸她,后来在朱由校昏迷不醒因为主角的强势和魅力而主角爱上主角,并为主角剩下一子,后来在主角称帝,成为主角的贵妃10.朱徽婧:c,皇室公主,朱由校的妹妹,开始时被主角的文采所吸引,后来央求主角除掉其未婚驸马(这个驸马是骗婚的)而逐渐喜欢上主角,在长期与主角相处的过程中与主角有过多次暧昧,在结局主角称帝时,为帮助主角除去最后的阻碍选择亲生杀兄然后选择绝食,然后主角为了名声和权势默许这种做法,在主角被张嫣点醒后才反应过来去救她,然后在和主角一番柔情蜜意后骗走主角走后仍选择自杀不给主角添麻烦,结局自杀而死11.吴氏:fc,主角的后娘,主角为了自污和发觉吴氏对自己有情谊而强上了她,后来为了解决身份问题,主角先让她出家,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后以新的身份接她回来,结局成为主角妃子之一12.蕙娘:fc,是一个官员的妾,因为丈夫死去而跟主角13.袁绣姑:fc,为人贤惠温柔,其新婚丈夫在其结婚一个月后因意外死了,后在主角落难时候帮助主角,并在相处过程中爱上主角,后来主角选择带她一起走,结局成为主角妃子之一14.寒烟:fc,青楼妓女,主角因为自污而与其相识,后被主角买下15.方素婉:fc,官员女儿,有受虐爱好的女子,玩的特别夸张,经常喜欢捆绑自己,并曾被其哥哥qb,阉党为了污蔑主角说与她有染,所以主角被迫娶了她,结局成为主角妃子

重生野性时代:目测这本书要和谐了,哎,举报的人全家暴毙

步步惊心:纪念高中熬夜看的剧和小说。刘诗诗真好看。

超级妖婿

《超级妖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陈琅神色笃定:“这是蟒袍!”

“蟒袍?”

众人闻言都愣了一下。

蟒袍是什么病症?闻所未闻!

你咋不说是龙袍呢?

便是对疑难杂症知之甚深的王宽,此时也不免眉头紧锁,不明所以。

赵明德揶揄道:“这个名词倒也新鲜。”

李纨嫌弃地瞥一眼陈琅:“陈琅,你行医资格都被吊销了,还敢在这招摇撞骗!你再装神弄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赶紧滚开!”

热脸贴个冷屁股!换作平时,病人家属要是这个态度,陈琅兴许真就拍拍屁股闪人了。

不过,一来他确实声名狼藉,人家不信他鄙视他,情有可原。

二则,人命关天,既然碰上了,能伸手还是得伸手,医者仁心,这是医者的立身之本。

第三,林妙彤可就在旁边看着呢,他可不想坐实自己在林妙彤心目中的庸医形象。

于是陈琅便道:“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位小姐,你说话最好是客气点,你爸的病只有我能治,再多骂一句,到时候你就算跪下来求我……”

他话还没说完呢,门外就传来了救护车急促的急救警报。

“纨纨,救护车到了,大家帮把手,把赵总抬门外去!”

我去!这是被无视了!陈琅终于尴尬了一下。

“庸医!骗子!杀人犯!你让开!”李纨冷着脸一把推开陈琅,跟着众人一路小跑到门外。

林妙彤满脸不悦:“我拜托你不要动不动就抽疯,你已经不是医生了,往后能不能不要凑这种热闹?”

“呵呵,他们还会来求我的!”陈琅自信满满的笑道。

“求你什么?别说你的医术已经荒废了三年,就算没有荒废,你比的过王宽吗?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说了,先回家吧。”

……

回到家里,林妙彤甩掉高跟鞋,脱掉风衣,叠腿坐在沙发上望着陈琅一言不发。

陈琅苦笑耸肩:“别这么看我,今天的事我承认没给你爸妈留面子,但是我坚持我的立场,如果要我道歉,恕难从命!”

“我没要你道歉,也没认为你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知道,那支世纪之酒到底是怎么来的。”

“哦,我昨晚帮一神豪开了一养生药方,他送我的。”陈琅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话真假参半,他总不能告诉林妙彤这瓶酒是他拿聚灵锻体功法太乙冥想经跟吕雄图做交易的添头吧。

再者,这种怪力乱神,严重有悖三观的事情,即便说出来,林妙彤也不会相信。

“哪个神豪?”林妙彤冷笑。

陈琅笑道:“好像叫吕雄图,就是在云顶山建宫殿开会所的那个。”

林妙彤想都没想,抓起抱枕就朝陈琅砸了过去。

吕雄图何等人物?那是人称虎侯,雄居明海,虎瞰江东,便是整个炎夏都屈指可数的豪富巨擘。

混到吕雄图这个层面,身边那少的了私人的医疗团队。人家即便是得了什么病,脑袋进水都不会找陈琅这种声名狼藉的庸医看。

再说了,云顶是年费会员制,根本不对外开放,就陈琅这种吊丝,连云顶的大门都进不去,又上哪去见吕雄图?

“你就不能有句实话!”林妙彤真生气了。

“我说的真是实话!反正来路正大光明,不怕查!”陈琅好无奈,这事根本解释不清。

见陈琅满嘴跑火车,林妙彤也不想再深究,打开手包,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我想过了,外卖你就不要再做了。你昨天的按摩……嗯,确实有效,推拿针灸你也都懂。要不就打个擦边球,租个店面开个推拿店。这是八万块,我全部的积蓄,不要再让我失望。”

陈琅沉默不语,感觉鼻子有些酸涩。

“怎么?你不愿意?”林妙彤蹙了蹙眉,“要不做美食主播也可以?”

“什么?”这神奇的脑回路把陈琅彻底搞懵了。

林妙彤解释道:“现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很火的。你看你颜值出众,菜也做的很好,做美食主播应该可以的。只是,听说那些网红后面一般都有工会团队支持,你单枪匹马要想红,不光要有实力,还要看运气。”

陈琅心里并没有觉得林妙彤的建议有多好笑,反而有些感动。

她说这些,那至少可以说明,我在她的心里多少还有一点位置吧。

陈琅答非所问,表情温柔而郑重:“不离婚了吗?”

“你就那么想离婚?”林妙彤瞬间恼羞成怒,“要离婚也是我先提!”

如果是在今晚之前,林妙彤怕是会毫无犹豫的把离婚协议书甩给他,可陈琅的改变让她本已是一潭死水的心境微妙的泛起了一丝涟漪。

她想或许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见陈琅沉默不言,林妙彤贝齿轻咬嘴唇,小声道:“我想……我们再试试吧。”

“好啊!”陈琅一下子回过神来,眯眼看着林妙彤那双似是泛着莹莹光晕的性感长腿,激动地一把抓住林妙彤玉手,“在这里?”

“你脑袋里想什么呢?滚开!别碰我!”林妙彤气个半死,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情绪,立时被陈琅搞崩溃了。

“你不说再试试吗?”陈琅一脸憧憬加无辜。

“你无耻!”

林妙彤又羞又恼,叱责一声,起身便回了卧室。

陈琅尴尬的摸摸鼻子,心里好一阵唏嘘。

感觉自己这一世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

结婚三年,除了新婚之夜的第一次,林妙彤就再也没让他碰过。

别人当上门女婿,混再惨好歹还能在老婆床下打个地铺,他这三年来,却只能睡客厅沙发。

……

明海第二人民医院。

有赵明德一路开绿灯,李诚儒的检测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结果很意外,既不是胸膜炎也不是带状疱疹,只是普通的急性皮肤炎症引起的间歇性神经疼痛。

“惭愧惭愧,看来我们都误诊了。”赵明德合上检测报告,“李总身体无碍,我开点药,回去吃两天就能好。”

王宽有些拿不准:“我看保险起见,李总还是住院观察一下比较稳妥。”

“没那个必要!”李诚儒下了病床,摆摆手,“这大晚上的,劳烦赵主任,王医师费心了,既然只是普通的皮肤炎症,就不用住院了。对了,周末刚好家里有个酒会,还望二位到时莅临,也好让李某聊表谢意。”

说着招呼李纨:“纨纨,安排车送我回家。”

“嗯,爸,您慢点!”李纨赶忙上前搀扶。

结果,意外陡生!

李诚儒刚迈出病房,身形骤然一滞,紧跟着捂住胸口,仿佛被扼住喉咙一般,急促大口喘气。

“爸!您怎么了?”

“我……我喘不动气了!”李诚儒脸色瞬间青紫。

“快!扶回病床!”

情况紧急,王宽上去用力撕开李诚儒的衬衣。

就见李诚儒胸腹处的皮肤几乎变成了半透明形态,皮肤下一道足足五指宽的淡灰色鳞状带犹如巨蛇一般漫过李诚儒胸腹,盘绕而上。

“啊,这是鱼鳞症吗?”小护士慌不择言。

“不懂别乱说,鱼鳞症怎么可能长在肉里!”

赵明德与王宽也是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这病状太诡异了,压根就没听说过。

治病救人,讲究的是对症下药,这连什么病都无法确诊,该怎么救?

“难道真的是蟒袍?”王宽忽然说道。

“师兄,陈琅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他的话怎么能信?你赶紧想想办法呀?”李纨看着呼吸愈发沉重的李诚儒,急的泪流满面。

“送重症监护室,上呼吸机!快!”赵明德焦急道。

王宽则是严肃郑重地对李纨说道:“纨纨,不管陈琅是不是骗子,至少有一点他说的没错,你爸的病既不是胸膜炎也不是蛇缠腰。这种症状我和赵主任都没见过,无从下手。所以,想办法找到陈琅,带他来医院,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