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萱语聂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寒王宠妻,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小说:寒王宠妻,权倾天下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白羽

角色:聂萱语聂萱

简介:她是二十三世纪天才医生,一觉把自己睡穿了;
他是天祁国战神,传说残忍噬血且极度厌恶女人
两人一见面,她不是被掐脖子,就是掐手腕,盯着手腕上紫色的一片,无语了,逃吧
谁知王爷变了
“王爷不好了,王妃去青楼听曲了

暗卫一抬头,王爷已经不见了
王爷拦腰抱起女人,怒道:你看谁家娘子怀孕了,不但打架斗殴还跑青楼来听曲的!

书评专区

技压群芳:水雷的后宫仙侠新书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什么玩意,飞卢风?贴一下:陆水看着自己娘亲,倒是没啥感觉,上一世他娘也活着好好的。  对他还算疼爱,就是有时候不着调。  “不了娘,我已经长大了,这种事可以自己来。”陆水说道。  他一个人习惯了,有人帮他他不习惯。  慕雪会帮他?  会,但是他们经常吵架,所陆水还是一个人处理事。  侍女?  他根本不需要这玩意。  东方黎音愣愣的看着陆水,眼眸中带着一丝落寞:  “长大了?”  随后东方黎音失落的坐在一边,喃喃道:  “长大了。”  然后沉默不语。  陆水:“…..”  没理会自己亲娘的状态,陆水问道:  “娘亲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  东方黎音立即回过神,刚刚的失落早没了,她看着陆水道:  “是的,听说我儿子除掉了那个妖物,想过来庆祝一下。  不过还听说了另一件事,就没什么心情庆祝了。”PS:这种平均一段话十个字,一句话不超过三个短句,敷衍式的描写最近怎么那么多。我说严重点,这也叫小说?

我的女儿之我的天使:女儿什么的最有爱了~~非父嫁可惜

寒王宠妻,权倾天下

《寒王宠妻,权倾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聂萱语刚要打自己一巴掌看是不是在做梦,“嘶,好痛”,额头一阵刺痛彻底把自己痛醒了。

“原来真的不是梦啊”,聂萱语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缓缓放下那只要拍向小脸的手,轻轻闭上了眼睛,再睁眼,眼前的世界陡然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药田。

“哇哦”,聂萱语一脸惊喜,开心得站起身来,这里可是种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草呢,得亏自己平时没什么兴趣爱好,就喜欢收藏各种药材。

原本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RM409号空间医疗系统真的也跟着穿过来了。

医疗空间是直接绑定在自己的脑神经系统的,也可叫意识空间,只要凭借意识传唤,便可进出医疗空间,这算是二十三世纪最杰出的发明了,可惜由于各种不可控因素以及一些稀缺材料的缺失,导致目前空间系统只有聂萱语的RM409号成功研发出来,并且成功绑定聂萱语的脑神经系统。

当初为了能成功绑定医疗空间,聂萱语也是吃了不少苦头,不仅身体要注射各种各样的药剂,还经历了四十九次电击刺激,最后一次电击,让聂萱语直接昏睡了六个月。

这六个月里整个研究院参与实验的成员都陷入莫名的焦虑之中,一度以为聂萱语撑不过去,毕竟在此之前,已经牺牲了两名德高望重的研究人员—聂萱语的父母。

医疗空间属于意识形态,说它存在,其实也不存在,说它不存在,其实也存在,所以这种实验除了使用真人进行实验外,根本别无他法。

好在聂萱语昏睡了六个月后终于醒了过来,还成功对接了医疗系统。医疗空间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仅能储存静物,也能容纳活人。

“这医疗系统才刚绑定不久,就跟着我穿到这边来了,唉,研究院的那帮老头不吐血才怪,估计又有的忙了!”

聂萱语看了看这片绿地,随后转身朝着身后的小木屋走去。推开门,看着屋内熟悉的医疗器械,以及眼前各式各样粗细不一的银针,穿越失身后的糟糕心情总算得到了一丝慰藉。

二十三世纪的时候,聂萱语不但医术高超,一手银针也是使得出神入化。在国际间更是留下“再世华佗聂萱语”的称号,每次出诊,不是各国首领,便是军事高官。

聂萱语想救的人,阎王也得给面子,但若自己不想救,威逼利诱也没用。

聂萱语拿起一根银针略显疑惑,“上次遇见那个混蛋的时候怎么召唤不出银针呢,难道那时候刚穿越过来,身体和系统没匹配上吗?”

“算了,下次再见到那个死变态,一定把他扎成猪头,”聂萱语恶狠狠地盯着银针。

而此时的夜龙霆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聂萱语卸下心里的怒火,抬头看了眼二号门,可惜现在身子太虚弱了,无法打开空间二号门,里面可是有着自己的秘密武器呢,等养好身体再说吧。

聂萱语在医疗空间里呆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出来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外部世界可是凭空消失了一个人。

此时门口刚好进来了一个人,缓步走到床前,“姑娘,你醒了呀!”聂萱语望着眼前的人,轻轻点了下头,来人是一位中年妇女,嘴角长着一颗小痣,笑起来慈眉善目的,一脸喜感。

“哎呦,姑娘啊,你可算醒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请问您是?”

“哦,我啊,我是山下西梅村的王大娘,那天刚好来医圣这取点药,碰巧就遇上医圣把昏迷不醒的你带回来了,我想着这药谷也没个女人照顾你,多有不便,就留下来照顾你了”。

聂萱语瞅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王大娘见着,笑着说:“放心,你衣服是大娘我换的”,说完又指了指手上的衣服说:“你那天身上穿的衣服我给你洗好了,给你放柜子里头”,说完,王大娘便起身去放了衣服。

一会儿后,又坐到床沿来,见聂萱语不说话,以为她还在伤心呢,前几天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而那玄色外衣乃上等丝绸所制,还以黑色冰蚕丝绣着一头麒麟,能穿上这等绸缎的衣裳,非富即贵。

但这富贵人家的事,多是讲不清楚的,又何必去刨根问底呢。

王大娘语重心长地拍着聂萱语的肩膀说:“姑娘,都过去了,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该忘的都忘了吧”。

聂萱语见这王大娘没头没尾就开始一顿安慰,越安慰越奇怪,心里不免有些尴尬,原来大娘以为她跟着男人私奔出来了,后来又被男人给抛弃了,所以才来这深山幽谷之中想了却自己的性命。

聂萱语越听越觉得这大娘不会是个说书的吧,也太能编了。

不过话说回来,聂萱语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记不清那混蛋长什么样子,也怪当时黑漆漆的,除了两道红光,啥也看不清啊,这下惨了,不会是个野人吧!

“姑娘,姑娘……”,聂萱语回过神来,对大娘说:“谢谢大娘,我没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昏迷了这些天,也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做些吃的”,王大娘说着,便起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