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强纳闷儿《大红棺材铺》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大红棺材铺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乱世小松

角色:勉强纳闷儿

简介:柳州老宅子里,我莫名其妙的睡进了红棺材,自打这以后,我八字奇弱的命就踏入了一条不归路

书评专区

末日乐园:脑洞奇大的伪快穿末日文,无男主,女主成长型超能力者,勇猛果敢护犊子。重口惊悚的背景下,女主始终保持着属于自己的原则,三观贴合的读者会看得很舒心,一片漆黑绝望到看不到光明的世界中,女主让读者和里面的角色感受到了一份难得的热血和温馨。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剧情相当挑战心脏,高温世界后期和伊甸园前期的重口程度堪比朱颜血,而如月车站和暗黑童话的惊悚程度也是恐怖片等级的,对此有不适的请注意回避。缺憾是前期主角挂来得太早太强,之后为了保证剧情的紧张压迫,很多都被限制和封印了,这点对读者看文的爽度还是有损的,故事架构过于开放松散和依赖脑洞也让读者不禁担心作者哪天会因为创意枯竭导致烂尾甚至太监。

孙猴子是我师弟:沙雕搞笑

我有一棵神话树:主角开头像个NC,这说明主角脑子有问题。脑子有问题的主角第三章有点能力,这说明作者脑子有问题。继续看了十章,主角的脑子还是在左右横跳,也是服了。

大红棺材铺

《大红棺材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这人啊,都是有私心的,大公无私的人不能说一定没有,但我敢举着双手打包票,我绝对不是,这匣子里的东西本来就是我发现的,和这老瘸子处的又不好,我也没打算告诉他,就怕这老东西起了贪念,我这人生地不熟的,真可能就交代在这了。

傍晚的时候,我去老瘸子院子里吃了顿晚饭,跟老瘸子一说一两天就打算回去,老瘸子一听还挺高兴地,说回去好啊,这鬼地方呆着有啥出息?在哪干都比这破宅子里看木头强。

和老瘸子也算热络的聊了会,有些话说明白了,彼此间的隔阂也就解开了,老瘸子咧着一嘴的黄牙跟我唠嗑,说这些年还真几个人陪他唠过,人年纪大了,其实是最稀罕人的。

我心里嘟囔着,稀罕人你还一个劲儿的赶我走,这话听着怎么都感觉着别扭。

陪老瘸子天南海北的扯了几句,还别说,这老瘸子当年应该也是个走南闯北的人物,说起这天南海北的事儿,说的我这个后生小子也只有听的份儿了,说起来这老瘸子当年也是活得精彩,逼得没了办法,就跑到了这广西,如今也呆了十几个年头了。

老头儿这话匣子一打开了,我就跟听故事似的,这一说就到了大半夜的,估计也有十一点了,我正打算回去睡呢,老瘸子伸手递给了我一个灯笼,“娃子,这灯笼挂在门框上,今天一早看你的脸色不怎么好,晚上一定是睡不踏实,挂上这个,睡个安稳觉,过了这两天赶紧回去吧!”

我应了一声,老瘸子又从里屋里拿出一块儿红布,“把这个遮在镜子上,就这一两天了,别闹出什么事儿来!”

我接过红布,一手提着红灯笼往回走,老人家也算是一番好意,我也记他的好。虽说以前这老头儿有点儿可恶,但现在看来,也还算不错。

回了屋子,我顺手把灯笼插在了门框上,把那块红布遮在了铜镜子上,想起床底下的木头匣子,心里不自觉就乐滋滋的,猫下腰从床底下一摸,哎呦,没摸着。我赶紧低下了头,顺着床底边缘摸了一遍,这越摸心里越凉,难道……难道被人给拿走了。

我赶紧点了根蜡烛,照在床底下,没想到那木头匣子居然跑到了墙角,我当初推进床底下也没用多大力气,没想到居然推到了墙角!

我爬进床底下,因为床比较矮,我也只能侧着脑袋,一只手伸进去,虽然看不里见面,但也能摸出个大概的地方,伸手过去一摸,触手的感觉有点儿冰凉,那感觉不像是摸在了木头上,触感紧绷绷的倒更像是摸在了皮肤上。我不自觉地缩回去手,

“这感觉不对啊!”我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这些天听着老瘸子疑神疑鬼的念叨,弄得我心里都发毛了,干什么都是草木皆兵的,我咬咬牙,把蜡烛直接咬在了嘴里,侧过去脑袋望着床底,一只手伸过去摸住了木匣子,可是往外一拉,明显感觉匣子有点儿不一样,那感觉就像是木匣子粘在地上了一样,我使劲一拽,那股感觉瞬间好像是没了,木匣子被我拖了出来。

拿出匣子,我整个摸了个遍,哪还有什么皮肤触感,也就摸着上面的几个钉子有点感觉,我心里松了口气,都是自己吓自己。

打开匣子,里面的首饰和黄纸还在,再往底下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我把首饰和黄纸拿出来放在床上,匣子底下,叠的整整齐齐的,摸出来一看,嘿嘿,这红布……倒有点儿像是新娘子的红盖头。

就在这刹那间的工夫,一阵冷风忽然吹了进来,门口的红灯笼忽然间就给灭了,冷飕飕的冷风一吹进来,我感觉浑身的汗毛忽然间都给竖了起来,我愣在那望着门口,愣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时候,哪怕是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恐怕都会牵动我最敏感的神经。

冷风停了,门框上的红灯笼吱吱纽纽的摇晃着,我咽了一口吐沫,过去点着了红灯笼,红澄澄的光映进屋子里,不知怎么的,那感觉忽然让我有点儿心安了。

刚扭头,梳妆台上的铜镜子正对着我,我的一颗心忽然间又被揪了起来,当初梦里的那一张花旦脸依旧是历历在目,现在,我可真怕在这铜镜子里面见上这么一个玩意。

我咬着牙朝前迈了一步,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面铜镜子,足足盯上了十几秒,镜子里……空空如也,是的,就是就是空空如也,那种花旦脸终究是没有出来,我喘了一口粗气,手心里都是汗,虽然感觉那铜镜子没什么,但总觉得看上去有点儿不对劲儿,老瘸子送的那块儿红布早就不知去向了,我扭头望了一眼床上的红盖头,抓起红盖头盖在了铜镜子上。

这面铜镜子已经成了我心里的梦魇,虽然我一直是不信什么鬼神,但因为昨晚的那个梦,就像是在我脑子里印下了烙印一般,因为那种感觉……太真实了。

我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的念叨,“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有什么玩意儿啊,都是被那老东西给吓得。抹了把脸,心想着,”这就是最后一晚上了,明天一早我就往回走,也省的那个老瘸子赶我走。

把几件首饰塞进口袋里,瞅着那块看不懂的黄纸,也一块塞进兜里,剩下的一个木匣子直接扔在了床底下,至于铜镜子上的红盖头……那就让她盖着吧!

七手八脚的爬到床上,地上的蜡烛一直就这样点着,说实话,这时候我的心里还真是有点儿发虚,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唯物主义熏陶了这么多年,但正碰上这邪乎事儿了,心里还是不得不认这个邪,怕……我承认我有点儿怕了。

本来脑子是异常的清醒,可是没想到沾上枕头不大会的工夫,我居然泛起了迷糊,脑子混混沌沌的像是一团子浆糊,按说这种情况下,一般人绝对是睡不着的,可我……还真就他娘的睡着了。

这一睡着了,我感觉就开始不消停了,我知道我是睡着了,意识里还能感觉出这是在做梦,依旧是这老宅子,依旧是这老房子,大红的灯笼在门口高高的挂着,地上的蜡烛依旧还亮着,很真实,真实的让我心里不由得有点犯怵,这他娘的到底还是梦吗?

我感觉自己下了床,铜镜子上面的红盖头忽然就飘出去了,铜镜子里依旧是空空如也,看上去怎么感觉不对劲儿。望见红盖头被飘了出去,我赶紧着就追了出去,一阵风吹着红盖头就往外跑,不知为何,我心里总有一股感觉,这红盖头我是非抓住不可得,可是我越着急,那红盖头就飞的越快,一眨眼的工夫,居然被刮到了正厅的房檐上。

就在这时候,老瘸子忽然给我搬过来一个梯子,嘴里叼着烟锅子眯着嘴在那傻笑,不,应该更像是冷笑,“娃子,梯子都给你搬过来了,那就赶紧着上去吧!”

意识中我本能的要摇头的,可是这梦里的我点点脑袋就爬上了梯子,三步两步的上了房顶,老式的砖瓦房子,房顶都是那种斜面的瓦房,爬上去感觉光溜溜的,脚下就像被抹了黄油,我迈出去两步捡起了红盖头,心里头忽然有一股莫名的愉悦感,说起来居然跟娶媳妇一样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