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玉晏相白)师兄快跑,小师弟又要追杀你全文在线阅读_(裴玉晏相白)精彩小说

小说:师兄快跑,小师弟又要追杀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霜寒客

角色:裴玉晏相白

简介:[仙侠+轻松+团宠]
搬着小板凳坐等八十年的裴玉,被告知他很穷,只有两个穿越选择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选,便被人一脚踢成为那已死的贵公子
裴玉:你礼貌吗?
初见那清冷高贵的小师弟
裴玉:\”看什么看?”
小师弟轻笑:“这句话也原封不动送给你裴玉:“什么意思?”
小师弟冷笑:“自己做了什么都忘了?”
……
后来,宗门上下,突然发现平日疯疯癫癫的大师兄变了
似乎变得更不怕死了……
“师弟,今天又是想你的一天”
“师弟,不要愤怒,愤怒会使人丧失理智”
“师弟,有你是我的福气”
小师弟:“滚!不然就死!”
“师弟,等着吧,你的福气还在后头”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师兄快跑,小师弟又要追杀你

《师兄快跑,小师弟又要追杀你》免费试读

第3章 带走一根草

牛头不对马嘴地一阵交流。

裴玉主动认输:“是我说错话了,你不是东西,那你本体是什么……植物还是动物?”

“能让我见一见吗?”裴玉压低声音说。

说实话身为一个在社会主义阳光沐浴下的无神论者,裴玉对小妖,还有这个神秘的世界非常好奇,又有些畏惧。

“我一直在你面前啊!”

裴玉惊了,他面前哪里有东西,除了石头就是草!

总不至于是石头吧,石头里藏了只猴子,一脚被踹到西游记了,梦幻联动。

“艹!”

“哇,你好聪明,这么快就猜到我得本体了。”稚气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点小惊喜。

裴玉:“……”我猜到什么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不会是草吧?”恍然大悟。

“草怎么了?你看不起小草?”

裴玉摇了摇头,说:“没看不起。”是压根看不见。

悬崖处,在断裂的尽头,在众多成片的前方,偏偏长着一株生机勃发,随风摇曳,尽情舒展,略显骚气的小草。

确实很惹眼,一眼便觉得不同,就像是张扬过了头的人。

裴玉也实在是佩服,一株草也能如此有风情。

实在是一个字,绝,两个字,绝绝,三个字,绝绝子。

小草快乐地问:“你叫裴玉对吗?我白天听到他们偷偷骂你了。”

裴玉轻笑,“我谢谢你啊,以这种方式听到我的名字。”

“不客气呢!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呀?”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裴玉敷衍地问。

空气突然安静……小草停止摇摆……

半晌,沮丧的声音从小草头顶飘过来。

“没有……我没有名字”他话锋一转,兴奋地问道:“那你可以给我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吗?”

裴玉一愣,取名字啊,他最擅长了,以前他养了不少狗子,取了很多人人夸赞的名字。

“叫狗剩吧?好听吗?”

小草草叶瞬间耷拉下来:“……不好听。我是一株美丽的小草,不是狗。”

“哈哈哈哈,逗你呢!”

小草气鼓鼓,不理会裴玉。

“这样吧,叫你青若?青草的青,兰若的若。”

“青若像个姑娘的名字。”

“那叫狗剩算了!”裴玉翻了个白眼说。

小青草连忙反驳:“青若就青若吧。”

裴玉侧卧在小草旁边,随手薅起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笑的放肆。

半晌他突然回过神来,拿下嘴里的草,递到小草眼前。

“小草儿,我该不会把你其它兄弟姐妹薅死了吧!”

“它们不是我兄弟姐妹,一点灵智都没有,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一个品种,我比他们高级着呢!”

裴玉挑了挑眉,好看的眉峰动了动,平添了几分灵动。

“你们草界也这么势力?还分三六九等?可真是太卷了。”

“三界六道不都是这样,我们草界当然也一样了。”

裴玉忍不住对它竖起了大拇指。

“棒!”

“我真的和它们不一样,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是一株仙草。”仙草晃着脑袋说。

裴玉沉默了片刻问:“你这句话,对多少人说过?”

“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哼!”小草也不摇摆了笔直的竖着,大概是在表演怒发冲冠吧。

“行啊,暂且相信你,那么接下来问题来了,我的小仙草,你有办法送我下山吗?”裴玉看着天上的月亮,不抱任何希望。

……

“小仙草?”

……

“小仙草?”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愤怒的小仙草用不耐烦来掩饰自己做不到的尴尬情绪。

“哦!”

裴玉不再说话,他放任自己躺在草地里,等待着明日有人来救他。

**

晨雾蒙蒙

小孤峰,峰顶尤甚。

裴玉睁开眼仿佛在梦境中,白茫茫一片。

直到耳边传来说话声。

“哎,你听说了吗?大师兄昨日一夜未归。”

“嘶……不会又跑去偷看小师弟被打了吧。”

“有可能。”裴玉跑到两人身边,应声附和。

“对吧,我也……”这么觉得。

那人转过头对上裴玉真诚的眼神,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大师兄!你,你,你……”你怎么还在这。”

“我,我,我,我昨夜被你们丢在这,你们都忘了?”裴玉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山顶彻夜吹着凉风,面色苍白的像鬼一样,直接让小师弟们瑟瑟发抖。

“那是七师兄干的,又不是我俩干的。”两人缩了缩脖子,对视一眼。

心里想着,大师兄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压迫力。

最后裴玉让两人中长得比较乖的小师弟,御剑送自己回去,小师弟文覃眼睛大大的,有几分天真,此时扭扭捏捏地看着裴玉,“大师兄,要不你让叶阭送你下去,我还要练剑,我御剑不太行,一个人勉强可以,两个人恐怕……”

恐怕什么?

裴玉浑身一个激灵,恐怕摔下悬崖,万劫不复!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行,那就叶阭送我下去,你在这里乖乖练剑,不许偷懒!”

“好。”文覃松了口气。

眼看着小九要带着大师兄离开小孤峰了,却见大师兄突然折回头冲着自己跑起来。

文覃瞪大眼睛,也拔腿往前跑。

裴玉支棱着两条跑到云雾缭绕的悬崖峭壁变得软绵绵的腿,走到草丛里,戳了戳青若:“随我下山不?我给你再找个花盆养着。”

“要非常大的,高贵的,奢华的,夺目的,美丽的花盆?”

“成交!”

裴玉把青若从土和石头缝里**,小草龇牙咧嘴地只叫唤,“腿,腿被你扯断了!”

“胳膊,胳膊,别扭我胳膊。”

“你往我心口摸干啥?流氓!”

……

还好别人听不见,裴玉看着手中哀嚎的小青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带着一根草走到叶阭身边,叶阭瞪大眼睛看着裴玉的手。

裴玉提起手中的草,不解地问:“怎么?你认识这草?”

叶阭后退半步,连忙摇头,“不不不,不认识。”

裴玉心存疑惑,也没有多说什么。

叶阭施展御剑,漂浮在悬崖之上,

“师兄,你快上来。”

裴玉看着脚下的万丈悬崖,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师弟,你再过来点,下面危险。”

叶阭:“……”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