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圣宋玉叶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医圣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北江流

角色:宋玉叶凯

简介:四年前,徐峰放弃大好前程,为爱挺身而出,替未婚妻入狱,尝尽苦楚
四年后,重获新生,却不料未婚妻即将嫁给自己昔日的兄弟
徐峰冲冠一怒,誓要问个对错,没想到阴差阳错间,获得天医门老祖的传承
从此,踏上医道修真之路,悬壶济世,造福世人,人脉资源纷至沓来……

书评专区

邪化巫医:六七本太监入坑慎重。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我就看了二十几章,撑不下去了,看评分那么高,就想咨询一下,是不是坚持到后面有改善?目前我的毒点是,女穿男,必要性没看出来,看评论作者似乎还安排男女皆撩?主角像白痴一样毫无危机感,杀了人家老妈明知道人家怀疑,还没事人一样啥都不做,完全看不出以后能称孤道寡,是先做的傀儡皇帝吗?

我的镀金时代:还有那一群说什么优书评分不对的,尼玛龙空优书本来就是老白的聚集地,不是看不起小白大家都是从小白过来的但是这地儿真不适合,起点完全能满足你们

绝世医圣

《绝世医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银针落下,下一刻,似乎是受到什么刺激一般,苏山河浑身一颤。

见状,徐东双指并拢,用力一戳,双指点在神庭穴的位置。

针灸?

点穴?

赵为先不习中医,甚至对于针灸点穴这种手法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点穴针灸不过都是古人以讹传讹罢了,舒缓筋骨倒是不错,但若是用来治病救人,只能是庸医害人罢了。

因此,看见徐东竟然还一脸认真地捻起一根银针,赵为先便忍不住笑出了声:“开什么玩笑,不会真的有人以为针灸可以用于治疗植物人的症状吧?”

“若是用于后期保健恢复说不定还有些用处,单纯想用针灸治病?简直是痴人说梦!”

徐东闻言,并未理会,专心御针。

赵为先见徐东不理他,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刚欲开口,却被一旁的苏博狠狠瞪了一眼,怒斥道:“赵主任!你要是不想看可以出去,不要打扰这位先生为家父治病!”

其实苏博心中也在发怵,对于徐东这般行为很是不解,但是既然已经选择相信,剩下的也唯有等待。

而赵为先也不敢得罪苏博,只得闭嘴,默默走到一个护士旁边不知说了什么,而后护士便转身跑开。

另一边,徐东也没有因为赵为先的话而分神,依旧专心治病,而后双手开弓,捻起一根根银针,手腕一抖,银针宛如插入豆腐一般,毫无阻碍地落在穴位之中。

院长办公室,院长李德元正拿着一本医书古籍残本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突然一个护士闯了进来,急声说道:“院长,你快去看看吧,有人在用针灸治病,听赵主任说那人不懂医术,可能会害死人的!”

“什么,针灸?有人用针灸治病?”李德元顿时惊起,疑惑问道。

“不错,针灸,您快去看看吧!”

半信半疑之下,李德元便跟着护士来到病房门口,可刚一看到徐东的施针手法,便忍不住惊呼一声:“九转回阳针法!”

赵为先见到李德元终于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跑到他的身前说道:“院长,你快点管管吧,这小子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怎么可能懂医术?还敢在这里用什么针灸,简直乱搞,应该把他赶出去,免得害了病人!”

赵为先的心胸可没有那么宽广,之前被徐东拂了面子,此刻自然要讨回来才是,因此便让护士把李德元喊了过来,准备告状。

在他看来,只要听到徐东没有行医资格证,对待治病向来严谨的李德元必然会把徐东给臭骂一顿,然后赶出去,让他丢尽脸面。

但是,事情显然和他想的不一样,李德元听后确实愤怒,不过并不是对徐东,而是对赵为先。

“闭嘴!你可知这位小先生使的什么针法?九转回阳针法,乃是名震古今的针法!你自己瞧不起中医就不要发表评论,眼高手低的家伙!”

的确,李德元早已对赵为先的为人很是不爽,此刻听见他竟然还敢诬陷徐东,顿时气不打一出来,连场合也没有顾及便放声大骂。

一顿斥责下来,赵为先脸色铁青,一阵怒火涌上心头,但是碍于李德元的院长身份,只能冷哼一声:“哼!我倒要看看他能有什么本事,到时候出了事,看你怎么担得起!”

李德元自然听见了,但是并未理会。

“李院长!”

一旁的苏博见状,扭头看向李德元,态度恭敬许多,但是眼神依旧十分担忧。

李德元也自然认识苏博,开口安慰道:“苏先生,苏老年事已高,有此不幸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位小先生施展的乃是九转回阳针法,说不定苏老爷子今天有救了!”

“哦?李院长能看出其中门道?”苏博疑惑地问道。

“自然,他先前选用六根30号,1.5寸毫银针刺入神庭、本神、百会、率谷、脑户、脑空六处穴位,乃是为了醒神开窍。当然,此法在中医界不算秘密,但是我敢打包票,就凭他刚才那一手施针手法,绝对能在当今的中医界排进前五!”

李德元所言非虚,他曾是京都那边的中医专家,潜心研究过针灸之法,颇有心得,甚至还与那些顶尖国手有过交流,自然知道不少。

看一个人实力如何,只需看他基本功扎不扎实即可,而刚才徐东的施针过程,无论从手法、速度、准确度都堪比国手级别,甚至犹有过之!

因此李德元方才笃定徐东必然实力不低,起码在针灸方面比他要强不少,造诣颇深!

“而且,这位小先生所施展的乃是九转回阳针法,此针法我之前在一本古籍上见识过,乃是神医华佗留下的绝世针法!只可惜我看的只是残篇,并没有完整的施针手法,却不料今日有幸得以一见!”

李德元看上去很是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徐东施针,生怕错过一个瞬间。

“呼,那就好!”苏博松了一口气。

坦白说,在此之前,苏博也不太确信徐东的本事,不过现在听李德元这么一说,顿时放心了一些。

另一边,徐东并未在意李德元的惊讶,略做休整,待苏山河躯体一震,呛了一口气后,手指快速飞挑,三根银针便被迅速挑起。

徐东的手指甚至没有触碰到银针,便准确地落在人中、风府、神门三个穴位,而且深度恰到好处。

“针刺人中,开风府,闭神门,轻插重提,以醒神元,好手法!”

李德元忍不住感慨一声,而后发现声音过大恐影响徐东施针,当即紧捂嘴巴,活像一个犯错的小朋友一般。

此刻,李德元心中早已不把徐东当做一个普通的后辈年轻人,而是将其看作与他同等水平的医师,多了一丝敬重。

银针之法,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力道、准度、速度,都会影响治病效果,最基本的就是手腕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抖动,光是这一点,就能劝退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而先前徐东的手法又快又准,深浅得当,穴位准确,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看起来轻描淡写,这才是令李德元惊叹的地方。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见李德元如此模样,就连一旁的赵为先此刻也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难不成这小子真能治好苏老爷子的病?

不可能!

李院长只是被徐东之前花里胡哨的手段给唬住罢了,什么九转回阳针法,都什么时代了还信这个?

对,一定是这样的!

这时,徐东也捻起最后一根银针,凝神聚气,如同猎豹一般瞅准时机,迅速扎入苏山河的风府穴之中。

“滴……”

一针落下,病床旁的心电监测仪的屏幕突然就变成了一条直线,显示心率为零!

“心跳没了,他死了!”

一旁一直注意心电图的护士捂嘴惊恐喊道。

所有人都扭头看向看向苏老爷子,甚至赵为先还用手指在他的鼻口试了试——气息全无!

苏老爷子,真的死了!

“你对苏老爷子做了什么?为什么他突然就停止了心跳,你一定故意害死他的!”赵为先抓住徐东的领口大声质问道

“不用担心,一会儿就好了。”徐东的面色极为平静,看起来丝毫不慌。

“一会儿就好了?我看是过一会儿就死了吧!”赵为先故作愤怒地说道。

随后他快步走向李德元,说道:“李院长,你现在还想维护他吗?他的针灸根本没有用处,什么中医,都是害人的!”

“李院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博彻底慌了,精神更是一阵恍惚。

毕竟他是请徐东来救人的,结果现在苏老爷子没了心跳,让他何以接受?

而李德元自然也看到先前一幕,但是却没有丝毫慌乱和担忧,反而嘴角上扬,开怀大笑:“哈哈哈,好啊!”

嗯?

李德元这是魔怔了?

病人都死了还这么开心,脑子坏掉了?

“扎得好啊!”不顾众人的不解,李德元赞叹一番,而后走到徐东身前,恭敬一拜,敬佩道,“先生的针法当真举世无双,在我看来,整个华夏也唯有国手能与你比较一番了!”

“老先生谬赞了,您是?”徐东抱了抱拳。

“在下乃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李得元,先前先生扎针一幕着实令人惊叹,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如此针法了!”

李德元继续称赞,一旁的赵为先看不下去了,阴阳怪气地说道:“呵呵,人家都把人给治死了还这么高兴?还对他如此尊敬?中医不过就是个幌子罢了,除了害人什么用都没有!”

“闭嘴!不想在这儿待着就给我滚出去,什么都不懂还敢如此叫嚣,行医还没有结束,不可妄下定论!”李德元厉声斥责道。

这下子赵为先也忍不住了,冷声说道:“没有结束?好,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怎么做!还能把死人治活了不成!”

说罢,所有人的眼睛齐齐看向徐东,只见后者闭上眼睛,嘴中默念道:“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

说到这,徐东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而后猛然扎进苏老爷子的中脘穴中。

“六十!”

下一刻,心率陡然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