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第一狠人高衙内王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北宋第一狠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白日梦

角色:高衙内王贵

简介:北宋,一个悲情的朝代
靖康耻,犹未雪
泱泱国朝,岂容外族欺凌
现代小白领叶昂,魂穿到了北宋,成了一位衙内
开启了狂挽北宋的辉煌之路
凡江河所直,日月所照,大宋铁骑必将踏破!!!

书评专区

1949我来自未来:够白、够爽,但是它把握住了几个关键点,主角在送过去了大量设备的同时,重点搬运了许多技术,这些资料基本都是国内企业从五十年代开始的技术积累。这样一来,不但加强了当下的实力,还送了大量的技术积累过程的资料,可以帮助补课。而且这本书虽然很白,但是居然能感觉到一点那个时代热火朝天大搞建设的激情,也算有点意思。不过各种剧情漏洞,确实偏大,不要太带脑子看……引自赤戟

我真的不想谈恋爱:前身是舔狗,主角又不是,突然代入舔狗心理,出戏,有种割裂感。林晚香还行,其他都不太行。

世界树的游戏:我断断续续看到五百多章,所以不要有人过来和我杠什么你看到后面就好了这种话,也不要说你看到五百多章还这么大怨念,钱没地方花?也别说一看就知道我看得盗版。我在微信阅读看的,并且充了个年费,你总不能说年费不是钱吧,为什么给两星,因为我他喵的看到五百多章才没忍住,我忍过了前面那么多毒点,最后体会到我他喵的生活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多美好的事,没被拉出去当奴隶,没被人当商品交易,是真的得感谢当年的革命烈士。真的,看这本书不要纠结谁对谁错,因为不管是玩家还是土著他喵的干的都不是人事,群星玩家弄不好都做不出这本书玩家干的事。毕竟群星玩家最恶劣也只是无差别碎星,这本书是一边让玩家说着,“已经知道不能把这个游戏单纯当做游戏”一边大玩邪教,传销,奴隶买卖,带着领导雕像潜伏到对方基地,再给领导人的雕像泼粪撒尿吐口水,控制其人民对着雕像做不可描述的事,好让那帮敌对神自己降下无差别攻击做人肉炸弹屠杀对方子民。这种脑洞是人做的事?最重要的是,你五百多章了,还没有党的人民被拉进去就离谱,所以公务员都很忙不玩游戏吗?当然了,也可以杠我,不要觉得这样做离谱,作者设定就是信仰神的世界,玩家这样做能理解。我玩游戏是可以百无禁忌,但你要我在一个百分百感官体验的游戏里玩*玩尿?并且我同时在跟的异界游戏走的都是红色基建,导致阅读体验极差。

北宋第一狠人

《北宋第一狠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我有一事相求

种彦谋是被一盆水浇醒的。

两世为人,这样凄惨的处境,还是他第一次遭遇。

他用力挣了挣身子,只觉得自己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一分一毫都动不得。

迷迷糊糊地张开双眼,他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立柱上,外衣被扒得精光,只剩一件犊鼻短裤穿在身上。

在他身前不远处摆着个火盆,里边放着几根烙铁。一群人围在外边,之前那个胖大和尚不顾春寒料峭,光着膀子坐在种彦谋对面,铜铃大的双眼看着种彦谋。

种彦谋只记得自己被这和尚一嗓子给吼晕了,之后的事情便是毫无记忆。

如今被绑在柱子上,他心里也是一片茫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等到那和尚开口说:“兀那贼厮鸟!你可知道错了?”

种彦谋愣了愣,没明白和尚问的是啥,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旁边有个油嘴滑舌的汉子凑趣,上来对种彦谋说:“师父他说话言简意赅,是有大智慧,不然说不出来这样的话。我来解释一下,师父他说呀,你今日调戏良家妇女,此事很不好,佛祖恐怕会很生气。佛祖生气,师父就很生气,师父生气,那就要教训你,让你改邪归正。所以师父为你呀,你可知道错了?”

种彦谋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才小心地问:“可是鲁提辖当面?”

虽然和尚和种彦谋隔着十多米,种彦谋还是小声说话,但是和尚耳朵灵得很,惊得他立时跳了起来:“你是何人?如何知道洒家姓名?”

种彦谋大喜过望:“果然是鲁提辖!我乃是种彦谋呀!种师道是我祖父,他曾有信来,还惋惜鲁提辖就此浪迹江湖,军中失一大将呢!没想到,却是天公开眼,让我在这里见到鲁提辖!”

和尚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不对不对,你又怎么知道洒家做了和尚?老种相公何等英明神武,孙子居然当街调戏良家?你莫不是诓骗于我?”

种彦谋撒谎都不用打草稿,瞎话张嘴就来:“哎哟,我的提辖,您以为打杀了个人,能那么轻松就逃案的?别说您皈依佛祖的事儿了,就连您打造的兵器都是登册备案的,哪里有什么不知道的哟!要不是祖父提前打招呼,您还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说了,调戏良家的不是我,是高衙内。我倒是劝他来着,提辖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这么一说,和尚脸上飞红一片,看向旁边那个油滑的汉子。

那汉子目光游离,嘴上兀自强辩:“这可不能怪我啊师父,那酒楼就那么一个公子哥儿,谁知道居然不是正主儿呢?”

这边厢正乱着,院子外边又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师兄!老种相公家的种衙内可在你处做客?可否让师弟见见种衙内尊面,以谢其救命之恩?”

饶是和尚为人洒脱,如今也颇觉得尴尬,一时慌了手脚。

还是油滑汉子会来事儿。

他指手画脚地张罗他的手下,赶紧把种彦谋的衣服取来,飞快地将种彦谋身上的绳子解了,将他放下来,用汗巾擦拭一番,盖上衣服。

与此同时,火盆旁边已经是飞快地摆上了一桌酒菜,酒倒也没有什么好酒,不过是几两黄酒,菜也没什么好菜,不过是些下酒的小菜。

种彦谋知道这时候不是摆谱拿乔的时候,更不是扮猪吃虎,装逼打脸的当口。他非常识趣地套上衣服,前襟腰带啥的,没人伺候他穿不来,只能顺手胡乱掩住身子,靠在火盆边,才觉得身子暖和起来。

这时候,门外说话的人缓步走了进来。

种彦谋接着火光一看,却是个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精瘦汉子,双眼之中精光闪烁。

这汉子看到和尚,先笑了笑,又看向种彦谋,立刻整肃起脸上的表情,端端正正地向种彦谋深深地行了一礼:“恩公救下林某妻子,林某不知当如何回报。恩公若是有事,林某有言在此,纵使刀山火海,林某绝无二话。”

那边和尚摸摸头皮,大大咧咧地对种彦谋拱拱手:“种衙内既是师弟的恩人,那也是洒家的恩人。如果有什么事儿,算洒家一份!”

种彦谋笑起来:“两位这是什么话?路见不平,就算我自己没有能力去铲平,至少撒点沙子填填土还是做得到的。小弟没有胆量去制裁那高衙内,已经是赧颜得很了,哪里有什么脸面当什么恩公。林教头快莫要如此,羞煞我也!”

林冲和鲁智深见种彦谋谦虚,更是觉得相逢恨晚。三人哈哈大笑,坐到桌边,先每个人干了一杯。

种彦谋眼珠一转:“说起来,小弟还真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两位哥哥成全。又怕两位哥哥说小弟挟恩求报,所以不敢贸然说出口。”

不等林冲说话,鲁智深先瞪起双眼:“你是老种相公的孙子,就是洒家的小衙内,有什么话不好说的?非要如此拐弯抹角?”

林冲被鲁智深抢了话头,便不开口,只是目视种彦谋微微点头,表示他也是这个意思。

种彦谋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两位哥哥一个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一个是军中提辖,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小弟有个念想,也不求说能够陷阵斩将,至少将我这身子骨给练一练,别这么虚才是。”

种彦谋刚说完,鲁智深一拍桌子,“嘭!”的一声,震得满桌杯碗盘碟叮咣乱响:“嘿!洒家正想说呢!你看看你是怎么回事?白天洒家吼一声,你就跟土鸡瓦狗一样,当街‘吱!’的一声晕过去了!老鼠还知道跑呢!你就连老鼠都不如!真是丢了老种相公的脸!

这件事,洒家应了!明天早上你来此处,洒家要盯着你练!”

种彦谋还想说在自己家里的小校场里演武呢,没想到鲁智深直接把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也只好摸着鼻子认了。

那边林冲悠悠然地说:“既然师兄监督衙内习武,师弟这里别的没有,倒是有几个方子。且等过个旬日,师兄给衙内打个底子,正好能够寻摸过来,给衙内脱胎换骨!”